第 63 章 王冠之证 2(二更合一)(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孟往吧台上一靠。

    “阿南塔,我的父母深爱彼此,所以我相信爱情,也期待爱的到来,但我从不强求,因为在爱情到来之前,我想先做好自己,这样当爱情来临时,我未来的爱人将会发现,我,萨莫,是一个值得他去爱的人。”

    萨莫在谈论感情时大方而坦荡,没有丝毫羞涩,他看起来并没有将爱放在人生的第一位,却有一股“我敢去爱敢去拥抱敢去付出”的气势。

    要是和萨莫谈恋爱的话,大概就是“和我在一起就只有谈那种超级健康超级甜蜜的恋爱这一选项”吧,这也太迷人了。

    阿南塔心中叹息一声,这小子以前绝对是个无数人暗恋的万人迷。

    他学着萨莫的姿势靠着吧台:“他?你喜欢男人。”

    “嗯哼。”

    秦孟品着酒,目光由下至上地打量着阿南塔,举起酒杯饮了一口。

    阿南塔从他的目光中觉出一丝并不隐晦的侵略性,他毫无退缩直直看了回去,两人的目光交缠着,谁都不曾后退,萨莫对阿南塔挑了下眉,靠近一步,将他们的距离缩短到不足10公分。

    吧台安静下来,阿南塔先挪开视线,看着杯中漾开的酒水,背景音乐已经成为了迈克尔.杰克逊的《lovingyou》。

    萨莫离阿南塔很近,阿南塔的听觉很敏锐,因此他甚至能在乐声中听到萨莫的呼吸,阿南塔咽了下唾液,简直要分不清此刻令他微醺的是酒水还是歌曲,亦或者是萨莫这个人了。

    正常情况下,一个王冠级的天选者若是将他的“执着”锁定在一个人身上,那份过于强烈的爱意大概率会让人无法承受,甚至是造成某种悲剧。

    但萨莫是那种能完美规避情感悲剧的人,因为他的人格太健全了,在他身上有一股由内而外散发的强韧,让阿南塔觉得这小子对任何感情都不带怕的。

    阿南塔忍不住问:“要如何做才能得到你的爱情?”

    秦孟反问:“在你心里,得到爱情的流程是什么?”

    阿南塔眨了眨眼,开始数:“先示好,并全方位的展现自己的优势,比如样貌、身材、财力、性格,当双方彼此了解得足够多的时候,就可以吹起告白的号角。”

    秦孟放下酒杯,杯底与桌面接触,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说,“好,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这声“知道了”的意思是“我知道你会这么追求我”还是“我会这么追求你”。

    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的话,阿南塔很怀疑自己会在2

    4小时内因萨莫的攻势溃不成军,成为一个彻底无药可救的恋爱脑。

    萨莫与他擦肩而过,两人的手臂在这个过程中碰了碰,少年的手指不经意间撩过阿南塔的长发,阿南塔呼吸急促一瞬。

    秦孟走出去几步,回头,说话的调子突然变得很柔和:“对了,阿南塔,还没祝你33岁生日快乐。”

    时针不知何时已经走过了零点,来到了阿南塔的生日,阿南塔的星脑开始震动起来,那是来自部下、亲人的祝福。

    阿南塔这才想起原来在经历了西星域的种种事件后,自己居然又走过了一岁,他下意识回道:“谢谢,对了,你的生日是哪一天?我好送你礼物。”

    秦孟耸肩:“你已经送过了,就在昨天,你送给我珍贵的生机。”

    说来也巧,他的生日恰好比阿南塔早一天,就在才过去不到30秒的昨天,阿南塔在帝国高层面前,成为了第三位为秦孟作保的王冠。

    秦孟打开房门离开,阿南塔深呼吸两次,捏碎了手中酒杯。

    这长发,他不剪了。

    他们居住的第四军团高级疗养院位于郊区,大门处有士兵站岗,秦孟和兵哥打了个招呼,招来一辆机车跨了上去,引擎喷射出蓝色的光焰,载着他冲入夜色之中。

    漫长宽阔的大道之上,秦孟掠过一盏盏路灯,随着机车靠近这颗星球的城市。

    他在心里笑道:{258,今天我站在帝国高层面前的时候,其实有点紧张,但是我一点也不怕他们。}

    s-258立刻进入夸夸模式:{我知道孟孟是个勇敢又坚强的人,我出生以后见过很多人类,孟孟是最迷统的那个!}

    秦孟看着前方,低语:“人生是旷野,无比宽广,我们的道路会越来越宽,我想怀抱希望,与你们一道走到终点。”

    疾风吹起他的黑发,秦孟跟着导航抵达了这颗星球的星海广场,他跳下车,让机车自己去找车位,大步走入教堂之中。

    不仅是阿南塔突破到了王冠级,秦孟在吞噬了眼之后,也成功升了20级,他现在是139级,再升2级就能达到王冠中阶,所以,他也要来获取自己的王冠之证。

    秦孟的容貌过于出色,广场上的人群、教堂中参拜的教徒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这个年轻人。

    就在昨天,阿南塔.德斯瑞特上将在这座教堂获得了王冠之证,成为新晋的王冠,这条新闻已轰动了星网,也使这座教堂的人流量骤升,所有人都知道,星皇的目光在昨日落在了此处。

    教堂特意为了这件喜事举办了活动,牧师正在带着信徒们唱诵赞歌,秦孟的进入突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牧师分给这名年轻人一缕目光,心中好奇,这个年轻人是也想参与唱诵活动吗?

    蒙着纱的星皇雕塑静立于教堂之中,秦孟直直走到雕塑面前,抬头对上雕塑纱后的眼。

    他没有下跪,姿态之中没有虔诚的敬拜,也没有丝毫信徒面对神时的谦卑。

    秦孟双手交握,

    双眸微阖,心中说道:“过往承蒙您的照顾,让我得以从秩序的觊觎中逃离,也感激你在阿南塔进阶时伸出援手。”

    “听闻你是全知全能,那么尊敬的陛下,你知道我的来意吗?”

    柔和的星光穿透教堂的穹顶,落在秦孟的眼前,在常人不可视的高维空间中,神明的目光穿透漫长距离,落在秦孟的身上。

    牧师的颂歌停住,教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少年身上。

    秦孟的意识模糊一瞬,回过神来时,他已身处漫长的星河之中。

    有人在他身后说话,声音像男人又像女人,像父亲又像母亲,像兄弟又像姐妹,似乎苍老却又稚嫩。

    “这里。”

    秦孟转身,看到一个至少四米高的巨人,祂的身影高大,是不折不扣的巨人,丰满柔软却又强健刚毅的躯体藏在朦胧的、流动的纱中,令人分不清祂的性别,如海藻般的卷发披散着,一直垂到了膝盖。

    直视这尊存在让秦孟的眼球出现刺痛,仿佛眼睛要被过于刺目的光摧毁,幸好他毁灭之眼自动浮现,使他的眼中出现金色的电流,那种刺痛感也随之消失。

    “星皇。”秦孟上前几步,“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你。”

    星皇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抬起手,秦孟下意识向星皇奔去,却怎么也无法缩短两人的距离。

    这神秘的存在说:“我应该感谢你,你破除了祂们的阴谋,让我免于因悲伤而流泪,仿生人这个种族将因你拥有全新的未来。”

    “流泪?”

    秦孟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似是电流又像水流的物质沿着星皇的下巴滑落,那流体违反重力,横斜着向秦孟的脖颈坠来。

    秦孟感到脖颈处出现一阵滚烫,他下意识压住那里,在那与阿南塔王冠之证位置相同的位置,不知何时已印上一道深红如不眠之夜月季的闪电印记。

    “让祂做你的武器,好好使用,生日快乐,孩子。”

    秦孟被一股轻柔的力道推出了神秘的星光空间,睁开眼睛大口喘息着。

    教堂内的人们纷纷站起,震惊地看着出现秦孟脖颈上的印记。

    那是王冠之证!在星皇历697年即将到来之前,帝国诞生了又一位不知名的王冠!

    秦孟仿佛听不见那些惊呼,他轻抚着自己的王冠之证,心中咀嚼着星皇的那句话。

    我使祂免于悲伤流泪。

    s-258说过,闪电是星皇的眼泪,而闪电是秦孟在上一个周目附体在他身上的次级魔神,如果不是闪电的存在,他的灵魂在上一周目就要落到天命之主的手中了。

    而星皇方才说的话,说明祂是因仿生人的命运而落泪,而自由之星的存在,以及西星域大叛乱的阴谋被提前揭露,使仿生人的命运走向全新的方向。

    原来星皇在上个周目是为仿生人的命运而流的吗?

    秦孟心中思绪翻飞,他感受着储存在印记中的、上个周目曾感受过的来自闪电的心跳,下意识地勾起一抹笑。

    他心中轻唤了一声,闪电。

    吼——

    雷霆的兽处于高维空间中,喉间滚动着发出惬意的回应。

    紫色的电光在秦孟手中亮起,化为数种武器,最终凝聚成一头兽头,在秦孟的脸颊处亲昵地蹭了蹭。

    秦孟已经成为毁灭的魔神使,闪电无法再次附在他的身上,只能存在于高维空间中,但是通过这道王冠之证,他们再次相连,闪电随时可以通过这道印记降临,成为秦孟的武器。

    秦孟抬头,看着星皇雕塑,思考许久,抛了个wink。

    “也许,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谢啦。”

    您真是送了我一份很珍贵的礼物。!

    菌行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