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随着外交官一起来的,那个体型宽上许多的想必就是上次给森鸥外送信的伏特加。

    而在他前面走着的那个……

    眼前拥有着银色长发的瘦高个男人,太宰治在港口黑手党提供的资料中看过。

    那份资料看样子也有一部分是从别人,比如情报贩子的手中拿来的,其中包含的琴酒的照片是以一个极其隐蔽的角度拍摄。

    不过,不管是怎样的角度,从能知道琴酒的所在地到能拍摄到他,怎么想都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所以……希望拍摄的人没事。

    双手合十.jpg

    照片中的琴酒混在拥挤的人群里。

    他眼神冷漠,如狼一般绿色的眼睛中含着坚冰,好像是对周围挤着自己的人有着不满,所以还加上了几分杀意。

    如果不是他头上戴的那顶帽子起到了一部分遮蔽的作用,恐怕就要被认成什么变态杀人狂了。

    嘛,不过现在也挺像的。

    太宰治饶有兴致地将脑海中属于照片上的琴酒和眼前缓缓向他们走来的琴酒做着比对,像是发觉了少年的视线,琴酒眼神锐利地看向他。

    ……

    然后,鸢眸少年就发现,对方的脸更臭了。

    少年挑了挑眉,对于对方的举动倒是有些设想。

    这种情况,要不就是琴酒讨厌港口黑手党,要不就是……他与琴酒讨厌的某一类,或者某一个人有着相似之处。

    太宰治猜的没错,他的确与琴酒讨厌的人有相似的地方。

    在几个小时之前,将他送进警察局监狱的那两个少年,看起来就和太宰治的年龄相似,导致琴酒一看到太宰治就想起了自己被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孩子制服这一丢脸的事情。

    一想到丢脸的事,他就紧接着联想到刚才在车上被外交官的暗讽。

    横滨的成年人都死绝了吗?怎么这么多可恶的小鬼!!!

    仅看见太宰治的样子,他就心烦意乱,想要开上几木仓。

    手反射性地摸向腰间,谁知摸到了一片空荡荡。

    ……

    琴酒的脸又黑了几分,颜色都快赶上安室透了。

    对此,某位卧底先生表示,你礼貌吗?

    太宰治不知道琴酒内心的这一系列波动,他也同样不害怕对方充满杀气的眼神。

    鸢眸少年眼神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勾起的唇弧度也几乎小到看不见。

    “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琴酒了,你好啊,琴酒先生,我是港口黑手党的太宰治。”

    “据我所知,您应该早就到了横滨才对,怎么现在才到?

    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还是被横滨的风土人情所吸引了?”

    太宰治发誓,他在得到消息后就只打电话通知了外交官,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见面后的话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谁知,在他说完后,琴酒的

    眼中就闪过了一瞬的恼怒。

    风、土、人、情!

    “少多管闲事。”琴酒冷冷地道。

    哦?

    看来在他们没见面的这些时间内(),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啊。

    手指轻揉怀中猫咪的肚子?(),不管是多大的猫咪,它们的肚子总是最柔软的,所以,少年的指尖轻而易举地就陷入了肚子的肉肉里。

    感受到那一点点的力道,翠花轻轻地“喵喵”了两下,然后,就感受到了来自其他人的视线。

    翠花:?

    猫咪顺着第一股视线看去,对上了外交官的眸子。

    此时的外交官已经恢复到了平时温柔的样子,看到猫咪看过来后愣了一下,而后弯起眉眼,放在身侧的手小幅度地招了招。

    喵!

    翠花的尾巴也微微勾了勾。

    即使在少年没有得痱子的情况下,他与他的猫也不可能一直待在一起。

    而这个例外,就是太宰治找森鸥外汇报,或者被森鸥外传唤的情况时。

    这个时候,待在首领办公室门外的猫咪就总能碰到太宰治之后要找森鸥外的人。

    除了干部之外,像是执行官,或者一边眼睛上有疤,看起来十分冷漠的人,穿着白大褂,有些神经质看起来是森鸥外同行的人,穿着夹克,总是笑哈哈的人,看起来清爽,向它展示钢琴线的人,翠花都碰见过。

    而执行官,是他们之中比较正常的一个。

    这个正常是指,没有特别极端的性格,说话平和。

    他在第一次见到翠花时还愣了一下,以为翠花是误跑进港口黑手党的野猫,但是紧接着发现站在首领办公室门口的守卫没有把它扔出去的意图,就突然联想起,好像有传闻说新加入组织的那个名叫太宰治的少年身边会带着一只猫。

    身在港口黑手党这么多年,什么怪人怪事他都见过,带着猫的少年已经不足为奇了,所以他很快就放平了心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