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上学太可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88〉

    在某位地位至高无上暂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存在的指令下,大秦官府运转的动作飞快。

    头一天稚唯送走不请自来的贵客(),后一天就收到咸阳学室送来的“录取通知书”⑽()⑽『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要她于本月去报道入学。

    而从第三天开始,另类的“医馆食肆”就在咸阳各处的官营集市、商市开办起来。

    除此之外,内史各级秦吏对民居是否能抵抗风雪的检查行动也在如火如荼进行中。

    稚唯对此:“……”

    这是简单的指令吗?

    还“地位至高无上”“暂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存在呢,直接报对方的尊号得了——在咸阳都城能促成这种高效率的行动力,非王令不可吧?

    她了解到的还仅仅是内史的部分情况,尚不知道其他郡县能否采有类似的举措。

    顺带一提,官办的“医馆食肆”开办效率如此之高,原因之一就在于官府所雇佣、征调的食肆员工都是伤退士卒及其家属。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源自夏家食肆的灵感。

    真要说起来,雇佣伤残及退役军伍当帮工这一点其实不合规矩,毕竟这儿不是在军市。稚唯最初能成功,一是因为她的食肆雇工限定在建章乡的乡民里,有章老丈和同乡的情谊在,招人手不难,其次是扶苏等人在背后给她开后门、行方便。

    但如今由官府出面组织,更能打消伤退士卒们的顾虑,免得他们误以为就此会入商籍。

    况且食肆赚钱不是首要目的,推广才是。

    食肆里面的吃食全程制法都是可以开放给来往黔首们看的,但因为不管是磨豆腐还是做羽绒被服都需得有本钱——石磨贵、水磨少;羽绒在整个地区相对都少;鸡蛋、鱼等食材更不用说——这就能防止大家一窝蜂制作去卖,顶多自家做着吃,可以算是给大家免费提供改善生活的法子。

    如此一来,整个官办食肆的流程从框架到细节,都有受到稚唯的影响,哪怕稚唯现在停手夏家食肆的经营,仅仅光内史一地黔首们因此能获得的福利,她就不需要担心她的【限时暖冬任务】综合评价会太差。

    想来想去,碍于某位的指示,她无法再继续行医坐诊,自家库存的防寒药材也濒临消耗殆尽,而她又闲不下来在家猫冬……

    系统憋笑问道:“阿唯,你真要去学室上学?”

    [不然呢?人家父子俩在让我上学的问题上惊人得达成共识,就算为了他们给的面子,我也得去上两天啊。]

    稚唯没好气地道,手上动作不停,将整理好的医诊记录打包好,准备顺路给在某处食肆坐诊的夏无且送去,以做参考。

    不过,连随侍秦王政左右的太医丞都被一并派出来,可见秦王政对当前能收容民心的系列措施还是上心的,起码她不用担心底下的秦吏做事太过敷衍,把好事变成坏事。

    稚唯看着夏翁将充当书箱的箱笼放置在马车里。

    她还没有正式入学,箱子里

    ()    面装的是她自己此前誊抄的秦律,以及书写的大字,还有得知她被“保送”学室后,她那位尽职尽责的“先生”送来的新笔墨纸砚……哦,没有纸,取而代之的是一捆空白竹简。()

    临上车前,稚唯跟家人及来送行的众人道别,抱着小手炉,面露无奈,因半张脸埋在羽绒服的毛毛领里而闷声闷气道:“我这就出发,你们别送了吧,等餔食一过我就回来了。”

    ?辛吉拉莱奈提醒您《如何让秦始皇寿终正寝》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来[] 看最新章节 完整章节』()

    她只是上学,还不在学室住宿,没必要搞得像她要出征一样吧!

    稚唯:压力很大。

    关于她要入咸阳学室的事,建章乡里的反应各不相同。

    家有幼子、少年的乡民大多数是羡慕的,比如二猃的家人;

    章陨等少年人羡慕虽有,但不多,他们基本都有源自父辈的爵位可以继承,比起学习秦律,对舞枪弄剑更感兴趣;

    如章老丈、章三老等本身有学识的老一辈人,更多是对她表示欣慰和劝勉。

    以上都比较正常。

    至于自家人就……

    夏翁板着张脸,不是很开心道:“这天太冷了,整天往外跑像什么话!阿唯,要是在学室待得不舒服,咱就回来啊!”

    “啊?啊……好嘞。”

    在章老丈等人的注视下,稚唯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此时夏媪爬上马车,将热烫的芋头糕包好往稚唯的书箱里塞,跳下马车。

    夏翁转头对韩林忧心忡忡道:“林啊,学室肯定是一日两餐,我女孙可不行。还是像之前咱说的那样,等中午的时候就让阿唯去商铺用饭啊。”

    韩林叹了口气,重复宽慰道:“放心吧,夏翁,我若不在商铺,底下的人也肯定能照顾好阿唯。若夏翁实在不放心,等晌午时分就来商铺等阿唯好了。”

    夏翁不假思索地点头道:“行!”

    只是随口一说·韩林:“……”

    此时夏媪与韩母嘀咕两句后,又跑回屋里拿了什么东西,爬上马车往书箱里塞。

    在其他乡民的注视下,稚唯继续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系统调侃道:“我的唯,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大家肯定在心里腹诽我娇气或者大父大母过于溺爱我?]

    即便日出时分天光熹微,光线不甚明朗,稚唯也能猜到周围乡民怔愣、好笑、或是异样的眼神中充满着什么意味。

    但那又如何?

    来自大父大母的关心,她不想拒绝。

    “不,不是这个声音。”系统否定道。

    [那是什么?]稚唯疑惑。

    “是你的书箱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

    稚唯下意识回头,看到马车角落装满零食,确实快要合不上的箱子,脸上微笑的表情快要裂开了。

    “好了好了大母!够了够了!”

    稚唯连忙劝阻第不知道多少次要爬上马车的夏媪,决定还是拒绝一下这过分的关心。

    ()    ——她可不想上课的时候,老师说拿出你们的书和文具来,她却摸出一包包的糕点和吃食。()

    “大母,我就算分给同窗,这些东西也吃不了。”稚唯无奈道。

    ?辛吉拉莱奈的作品《如何让秦始皇寿终正寝》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谁说分给同窗了?”

    夏媪一脸恨铁不成钢,拉着女孙小声嘱咐道,“学室里都是男弟子,你一个小女子进去难免会受到关注。但咱又不惦记着做秦吏,跟他们没有利益冲突,你不必给他们好脸色看,省得被轻视欺负。”

    稚唯微愣,先不说以后做不做官吏的问题,她从夏媪的语气中回过味来。

    “那这是,送给师长的?”

    稚唯有些哭笑不得。

    “这估计不行,”她告诉大母,“在大秦,官吏收受贿赂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