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8章

    第八章

    殿内里的空气,似乎微微凝滞,只余两道轻而细微的呼吸声。

    谢灵瑜瞳孔里倒映着眼前这张清俊至极的脸,即便他掩藏着的好,她还是从他眼底捕捉到一闪而过的错愕,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这般说。

    其实她早已想过,萧晏行这种心思深沉警敏之人,最警惕的便是同类人。

    她虽然身份尊贵,但论起谋略心思,未必比的过萧晏行。

    倒不如干脆换条路来走。

    比起一个心思深沉的女王爷,一个养在深宫里的天真小殿下,反而更容易取信。

    好在谢灵瑜也并不是全然都是在装模作样。

    前世的她,何尝不就是个有着一种这样天真幼稚的想法,以为只要守着自己的本分,便可以安稳度日。

    殊不知大浪滔天时,江面上的每一条船都不会独善其身。

    而她上辈子就是被掀翻的那条破船。

    “殿下何等尊贵,我这等微末身份岂敢站在殿下身侧,”许久,萧晏行徐徐开口。

    谢灵瑜挑眉,可不等她细想,萧晏行又再次开口。

    “但殿下只要吩咐一声,愿为殿下驱策,以报殿下救命深恩,”他声音如密林里流淌的冷泉,入耳幽沉,却又清冷悦耳,说出话的更是没来由让人信服。

    饶是谢灵瑜历经两世,见过无数人中龙凤。

    也不得不承认,萧晏行这般的人物,天生一颗九曲玲珑心,不说旁的,即便如今他还未入仕,说话便已经是滴水不漏。

    不过谢灵瑜反而对这个回答,甚为满意。

    他若一口应承,谢灵瑜反倒会怀疑,他不是会轻信别人的性子,谢灵瑜未尝不是如此。

    况且她还经历过那样的背叛。

    如今天地之大,在她眼中也只分成了可利用和不可用之人。

    眼前的萧晏行便是可用之人,她有的是时间和耐心,慢慢收拢他。

    “好了,你也该休息休息了,我便不多打扰,”谢灵瑜往后退了两步,瞬时拉开了她与萧晏行之间的距离。

    少女身上甜软气息,也随之在周围淡了些。

    她欲要走,萧晏行却还有话说:“殿下。”

    他将她喊住了。

    “我此番入长安,本是为了今科春闱,那日我所乘马车上,俱是我这些年来潜心治学所用之书籍,不知殿下救我回来之时,可有瞧见马车上的物件?”

    谢灵瑜笑了下:“放心,马车上的行李,我一并让人带了回来。”

    萧晏行这次是似彻底松了口气,读书人最要命的便是自己私藏的书籍。

    为了赴长安赶考,他是将自己所有私藏一并带上。

    不过谢灵瑜随即将笑意敛去:“不过还有一事,你的侍从和车夫虽一并被救了回来,但是车夫伤势太重,已经去了。”

    这是谢灵瑜到这里之前,被回禀的消息。

    萧晏行闻言,沉默

    了许久。

    “截杀你们的歹徒(),已被尽数关了起来▏()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待你身体好了,可随时审问他们。”

    谢灵瑜温声宽慰了几句。

    萧晏行抬眸:“我想现在就见。”

    “不可。”

    谢灵瑜想也不想的拒绝,但她还是软着语气解释:“你现在虽能起身,但还是不宜走动,即便要审问他们,也得待你自己身体康健。”

    “殿下,我虽非医者,却也知郁结于心,药石无医,还望殿下成全,”萧晏行抬头看过来时,脸色尤为苍白,偏生得一双好看的眼睛,似轻易能蛊惑的人软了心肠。

    何况他又说:“不会很久,给我一刻钟便好。”

    谢灵瑜反而有些惊讶,一刻钟够审什么?

    思量再三,她点头同意道:“你不宜走动,我让人用步辇送你过去。”

    不等萧晏行开口,她抿了下唇又说:“你若不同意,此事作罢。”

    只是这回萧晏行眼睫微垂,全然的乖顺,一副任由她做主的服从。

    反倒是谢灵瑜,生出一点自己好像上钩了似的感觉。

    好在她也没多想,唤了人进来,让刚被选来的那个侍从伺候萧晏行更衣,又命听荷让人去准备步辇。

    听荷一脸惊愕:“殿下,这步辇是为郎君准备的吗?”

    虽然这里是上阳宫,不比太极宫的规矩森严,但是整个上阳宫中能乘坐步辇的人,也唯有谢灵瑜一人。

    旁人何曾有过这等殊荣。

    先前听荷还不明白,为何殿下会突然救回这么一位郎君,可思及萧晏行那张神姿秀朗的好皮相,这会儿似乎有点儿明白了。

    谢灵瑜淡淡扫了她一眼,目光虽不至冰冷,却吓得听荷赶紧噤声。

    她赶紧转身出去,让人准备步辇,哪还敢多问一句。

    *

    上阳宫内,有一处专门惩罚犯错宫人的地牢,只是自打谢灵瑜入住之后,她性子虽淡,但从未苛责过宫人,即便偶尔做错事的,也只是小惩大诫。

    因此这处地牢很久之前便已荒废。

    没想到这次反而派上了用场,关押这些截杀萧晏行的歹徒。

    贺兰放收到殿下派人传来的消息,早早在院门口等着了,不一会儿瞧见有人乘步辇而来,待到了近处,瞧清楚步辇上的人,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诧。

    竟是那日救回的萧晏行。

    上阳宫能乘步辇的唯有王爷一人,如今他能乘,定是殿下授意。

    待萧晏行下辇,贺兰放主动上前:“见过郎君,殿下吩咐我在此处等候郎君。”

    “大人客气了,”萧晏行声音虚弱。

    贺兰放抬头看他,心底的疑惑更甚,只见萧晏行一张脸苍白惨淡,连一丝血色都瞧不见,行进间脚下虚浮,似是强撑着才没让自己倒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