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2章

    第十二章

    上房内烛光明亮,恍如白昼,姿容绝色的少女站在灯下,眉眼带笑,眼波流转,说不出的清丽鲜妍。

    韩太妃看着眼前的少女,坐在榻上,足足愣了几瞬,一句话都说不出。

    反倒是对面的陈嬷嬷,赶紧笑着打圆场说:“太妃,是咱们小殿下回来了,您定是高兴坏了吧。”

    被陈嬷嬷这么一声喊,韩太妃才恍如隔世般回过神,只是却下意识问道:“你怎么会回来了?”

    此话一出,满屋子的婢子嬷嬷脸上,都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

    站在后面的春熙和听荷二人,更是眼底同时露出不忿。

    皆是没想到,太妃第一句说的竟是这样的话。

    反倒是谢灵瑜看着韩太妃,神色平静的全然没觉得一丝意外,甚至她还能轻笑着开口解释说:“母亲,此次病重让我深觉自己独居上阳宫,陪伴母亲的时日甚少,又恐日后不能承欢母亲膝下。”

    这话说出来,又是让在场所有听者,深觉惶然。

    韩太妃更是皱眉,低声说道:“你年纪尚幼,怎能说出如此丧气话。”

    只是她口吻实在有些生硬,实让人看不出来是对女儿的关心,反倒更像是责备似的。

    以至于陈嬷嬷忙不迭小心翼翼开口:“殿下,太妃实在是关心您。先前您大病太妃虽不得前往,却也一日恨不得派三回人去询问您的病情。那位曹太医回宫之后,太妃更是亲自去了太后殿里,询问了您的病情。”

    陈嬷嬷转圜的话,让韩太妃也一下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这句太过生硬。

    “你是阿娘唯一的孩子,阿娘听着你说这样的话,心底如何能不着急,”韩太妃这会儿声音软和了下来。

    谢灵瑜这才慢悠悠道:“母亲恕罪,是女儿不懂事,让您担忧。”

    只是被谢灵瑜这样的一句话打岔,韩太妃也只能放弃继续追问,她怎么会突然回长安这件事。

    要是再问,就显得韩太妃没有一颗慈母心了。

    可见有时候,先发制人确实管用。

    谢灵瑜在母亲发难前,直接将自己这次病重的事情搬了出来,更是让她偷偷回长安的理由站在了纯孝这头。

    也是彻底断绝,母亲再次将她送回上阳宫的机会。

    虽然如今谢灵瑜也不可能再回去了。

    果然,韩太妃在听到她说这些后,竟如同接受了般,柔声说:“你回来也好,其实我本想着待你身体康复后,便让人接你回府。”

    谢灵瑜险些失笑了,她竟不知道原来母亲心底还是想让她回来的。

    毕竟前些日,贺兰放给她带回来的回复还是,太妃觉得如今不是她回长安的好时机。

    “多谢母亲惦念,如今女儿回来了,也好日日陪伴在母亲身边尽孝。”

    谢灵瑜的性子其实是不耐烦这般虚与委蛇,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好歹也要花费些心思。

    陈嬷

    嬷见她们这会儿母慈女孝,忍不住笑道:“太妃,殿下突然回来,肯定还未用过晚膳,不如赶紧叫人传膳,殿下奔波了一日回长安,想必早累坏了。”()

    韩太妃被这么一提醒后,方回过神,立即吩咐人准备晚膳。

    ?蒋牧童的作品《重生后我竟是宿敌白月光》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谢灵瑜冷眼旁观着,有些事情未曾细想,如今置身事外,方才察觉出不对劲。

    比起她母妃,反倒是陈嬷嬷事事妥帖。

    只可惜她从前,一直未曾看透。

    此时韩太妃瞧着屋子里,还站着的众人,这才想起来说:“快别站着了,先坐下歇息会儿吧。”

    谢灵瑜随意走过去,在韩太妃身边坐了下来。

    仿佛寻常她就合该坐在那个位置。

    身后的章含凝瞧着自己平日里坐的位置,被人占了去,不敢有丝毫怨言,只垂着头在下首的地方坐下。

    此时,韩太妃这才瞧着章含凝,一脸温和说到:“瑜儿,想来你还没见过含凝吧,这是你姨母家的表姐,如今住在府上。”

    谢灵瑜一双琉璃般晶莹剔透的黑眸,终于清冷冷落在章含凝身上。

    这还是她头一次,认真打量对方。

    虽然前世早已经见过无数次,可是这次确实也算是她们第一次见面。

    说来也是好笑,相比她这个亲生女儿,反而章含凝长得更像是韩太妃,明明她母亲只是韩太妃庶出的妹妹而已。

    韩太妃能成为永宁王妃,并不是因为姿容如何出众,而是她出身南阳韩氏。

    高门贵女,自带雍容气质,即便如今成了孀居的太妃,也并不显年纪,瞧着也是个被岁月沉淀的美人。

    倒是章含凝虽模样上,像了几分韩太妃,却因出身大大不同,并不大气从容。

    此时她坐在下首,被谢灵瑜这么看了两眼,更是满身局促。

    “方才已经见过了,”谢灵瑜如珠似玉的声音响起。

    韩太妃这下想起,她们刚才是一起进了屋内,故而笑着问:“可是刚才入院时遇见了,可见你们姐妹之间,倒也有缘。”

    此刻站在旁边伺候着的听荷,愣是忍不住嘴角抽抽。

    她都恨不得替自家殿下撇清关系。

    什么人呐,太妃也敢让她与殿下称姐妹。

    话音刚落,原本端坐着的章含凝,突然起身跪在了地上。

    她身形一动,肩膀上搭着长长帔帛随之飘荡,继而跟随着她跪下的身姿,拖曳在地上,看起来有股惹人垂怜的柔弱。

    “还请姨母和殿下恕罪。”章含凝声音带着微微哽咽。

    韩太妃被她这举动,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忍不住关切问道:“含凝,这是怎么了?好端端为何要跪下。”

    “方才在街上,遇到殿下时,我身边的婢子并不知殿下身份,竟冲撞了殿下,是我管束婢子不力,还请姨母与殿下责罚。”

    韩太妃听罢,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