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3章

    第十三章

    冷风徐徐吹过,夜凉如水,头顶之上月朗星稀,一片又一片清辉落在屋檐房顶之上,如同覆上了一层浅浅的薄霜。

    萧晏行站在院中,安静望着头顶。

    这里便是长安。

    自入了城后,萧晏行便再未开口说过一句话,他坐在马车里,听着外面的人声鼎沸,商贾叫卖,稚童玩闹,那样热闹而繁华的场景,都在告诉他,他到了长安。

    只不过他未曾想过,一入长安,便进了永宁王府。

    因为谢灵瑜临走之时的吩咐,贺兰放不敢怠慢他。

    在将马车停好之后,贺兰放便亲自带着萧晏行到前院歇息,不过他也不敢将萧晏行安排到主院,只能暂时找了个偏院安置他。

    好在虽然谢灵瑜久不在王府中,王府前院早没了主人居住。

    但婢子们也不敢惫懒,依旧将院子打理的干净整洁。

    他们都还没用晚膳,贺兰放去让人,给他们准备膳食。

    是以萧晏行才能独自一人站在院中,他一身墨色圆领长袍长身玉立,勒着的蹀躞带将他腰身收束的格外劲窄,冷风过院,袍角衣袂翻飞,有种遗世独立的清冷仙人之姿。

    直到一盏忽明忽暗的宫灯,从远处逐渐靠近。

    宫灯内的烛火被风吹的摇摇曳曳,似随时能熄灭,却又倔强的带着持灯人,一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少女,黑眸眼瞳在月色清辉下,如同蒙了一层浅浅水雾,格外晶亮,以至于他能清楚分辨她眼底淡淡笑意。

    谢灵瑜确实在笑,她提着灯看着萧晏行。

    少女促狭的声音随之响起:“郎君是在等我?”

    这一瞬,萧晏行脸上浮过一丝实在难以置信的荒唐感,似是没想到她会如此这般说。

    可是他这般难得生动的表情,却取悦了谢灵瑜。

    她身上笑意更甚,仿佛是寻得一件有趣的事情,终于可以借机开怀大笑。

    正巧此时,贺兰放拎着食盒赶了回来。

    谢灵瑜吩咐过,让萧晏行秘密入府,因此食盒是由贺兰放亲自拿过来。

    他一出现瞧见谢灵瑜,立即说道:“见过殿下。”

    谢灵瑜朝他手上的食盒看了一眼。

    贺兰放解释道:“萧郎君还未用晚膳,末将去膳房给他拿了些了膳食。”

    原来不是在等她啊。

    谢灵瑜听完,脸上没有一丝尴尬。

    她反而略歪了下头:“原来郎君不曾用膳,正巧我也是,不如一起吃吧。”

    闻言,萧晏行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

    先前这位小殿下,分明入府去拜见她的母亲了,母女相逢何至于连一顿饭都未留她吃。

    “殿下,身份尊贵如何能屈尊,”萧晏行口中淡淡说了句。

    谢灵瑜眨了眨眼,看向萧晏行:“你是在嫌弃我永宁王府的膳食?”

    这话

    当真把萧晏行噎住。

    他原意本是谢灵瑜身份尊贵,不该屈尊与他一块用膳,却被她硬生生曲解为,他觉得这膳食不够好。

    萧晏行淡声说:“并非此意。()”

    “那就一起吧。⒉()⒉[()]『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谢灵瑜态度随和,似丝毫不介意。

    一旁的贺兰放提着食盒,目瞪口呆了半天。

    倒是谢灵瑜突然扭头问道:“可拿了酒过来?”

    “未曾,”贺兰放回道。

    “去拿壶酒来,今夜月色不错,理当小酌两杯,”谢灵瑜似乎兴致不错。

    只是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婢子,脸上纷纷流露出些许担忧。

    偏偏又不能出言劝阻。

    最后贺兰放将食盒交给春熙拿着,重新去膳房替谢灵瑜拿酒。

    谢灵瑜入了房内,瞧见清丰正在里间收拾东西,她看了眼:“此处居所好像小了些,不如我让人重新收拾个院子。”

    “此处甚好,殿下不必费心,”萧晏行婉言谢绝。

    谢灵瑜想了下点头:“此处是离主院最近的一个院子,你住这儿,正好离我近。”

    春熙和听荷两人正打开食盒,将里面的膳食端出来放在桌上,听到殿下这话,两人下意识朝对方看了眼。

    她们都知殿下对这位郎君另眼相看,可也没想到,会到如此程度。

    萧晏行有种莫名被堵住的感觉。

    就好像他天生不该拒绝这位殿下,因为她总有法子叫他无话可说。

    不一会儿,春熙她们将膳食在窗边桌上摆好,屋内早已生好了炭火,暖和得跟入了春似的,是以窗扇半敞着,也不觉得冷。

    待贺兰放将酒拿了过来,谢灵瑜挥挥手:“好了,不用你们伺候了,都去用膳吧。”

    “殿下,婢子不饿,”听荷哪儿敢这般离开。

    毕竟殿下身边,可不能没人伺候。

    倒是春熙瞧着谢灵瑜的眼神,轻扯了下听荷的衣袖,最后竟将她拉了出去。

    两人到了外头,听荷轻声怨怪:“何故将我拉出来,殿下身边岂能无人伺候。”

    春熙到底是比她年长,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你这呆子,没瞧出来殿下是故意支开我们。”

    “故意?”听荷不明。

    春熙朝里面看了眼,压低声音:“殿下只怕是想与萧郎君独处。”

    啊?

    听荷正要回头朝那边窗棂看去,却被春熙一把扯住走出了院落。

    *

    待四下寂静,只有他们两人坐在窗边,一丝冷风吹入屋内,谢灵瑜伸手拿起酒杯,给自己面前的杯子里面。

    清亮的酒在天青色杯子里,烛光落在上面,轻轻摇曳。

    她抬头将酒壶,递给对面的萧晏行。

    对方沉默了片刻,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只是萧晏行刚把酒倒进杯中,对面的少女已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咳咳咳。

    一连串不可控制

    ()    的咳嗽声,从谢灵瑜的口中溢出,本是欺霜赛雪的脸颊瞬间泛起薄薄红晕,犹如春日里绽放的嫩桃花瓣,绯红鲜活的可爱。

    萧晏行见状,犹豫片刻,还是劝说:“殿下若是不善饮酒,可以慢酌。()”

    谢灵瑜手指轻轻捏着杯壁,在灯火下酒杯轻转,莹润指尖晶莹剔透,她垂眸望着杯子,上一次她喝的酒是一杯鸩酒。

    那天也是如此,她仰头喝下,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少女似陷入了沉思之中,萧晏行并未打搅她,只是垂眸安静坐在对面。

    直到谢灵瑜抬头望向他,手掌托腮:“还未曾问过,你可有表字??()『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晏行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抬起眼睫,却一眼瞧见对面少女,托腮的那只首手臂宽松袖口轻轻滑落,露出手腕那一截如凝脂白玉似的肌肤,在灯光上更是莹白的晃眼。

    他微微抿了下唇,才徐徐说道:“家中长辈赐了表字,辞安。”

    “辞安,”谢灵瑜轻轻吐出这两个字,语调又缓又慢,似细细品尝过了,这才慢条斯理说:“以后我便唤你辞安。”

    并非没人唤过萧晏行表字,但是少女过分清甜的嗓音,似给这两个字上了一层蜜。

    萧晏行落下眼睫:“殿下若是愿意,只管这般叫就好。”

    谢灵瑜又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是一饮而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