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6章

    第十六章

    这一声昭阳公主,倒是把对面的人喊回了神。

    虽是养在深宫里的公主,谢挽却也全非毫无心眼的模样,她当即抬手拉住谢灵瑜的手腕:“阿瑜,你怎跟阿姐如此生疏了。”

    饶是谢灵瑜心底早已有了百般建设,却险些还是因为这一声阿瑜破了功。

    前世她与裴靖安最后一次见面,他也是脱口这般唤她。

    此刻有种逃不过的宿命荒唐。

    好在谢灵瑜回长安前,便明白自己早晚会与这些人碰上面。

    如今她第一个见到的便是谢挽。

    “许是因为她这么久没回长安,”没等谢灵瑜回答,太后倒是先替她找补了。

    谢挽立即含笑道:“祖母说的也是,不过也不打紧,咱们慢慢重新熟识起来。”

    “三公主说得对,”谢灵瑜嘴角轻扬。

    这一声阿姐,她实是叫不出来。

    谢挽也没有强求,只问道:“阿瑜何时回长安的,怎得我们都没得着消息呢。”

    谢灵瑜看着她关切的模样:“昨日傍晚时才回王府,因着太晚便没能第一时间进宫给圣人和太后请安。”

    她这话说的实在是漂亮,太后满眼慈爱的望着她:“你呀,还是这般有心。”

    “往后就还在长安住着?”谢挽又追问了句。

    太后这回又笑着先说了:“你放心,这次回来她可走不了了,日后你们姐妹在一处的日子多着呢。”

    谢挽露出欣喜姿态:“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正愁着无人作伴呢。”

    太后却一下戳穿道:“你不是时常出宫去六郎府上,正好往后有什么小娘子们的宴会,你也将灵瑜带上,她初回长安也是没什么玩伴。”

    这下谢挽彻底笑不出来了。

    她是圣人的公主,哪家小娘子见着她,不是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贵主。

    不管出席什么宴会,她都是最受人瞩目的存在,无人敢忽视她这颗圣人的明珠。

    现如今谢灵瑜突然回长安,这可是在长安这个不大不小的勋贵圈子里,投下了一颗巨石。

    谢灵瑜一眼瞧出了谢挽眼底的犹豫,她本是不喜欢搀和那些小贵女们的圈子,无甚意思,可此刻反而来了兴致。

    “那就多谢三公主了,”她客客气气的谢过。

    被她这般谢了,谢挽想不答应都不行。

    太后更是乐见她们之间和和美美,这会儿笑得连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几分。

    待过了会儿,谢灵瑜向太后秉明道:“祖母,我此番进宫本是想向圣人谢恩,不知祖母可让内侍去通传一声。”

    “你要见二郎,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况且你虽不在长安,但是圣人与我的心是一样的,时时刻刻的惦念着你,”太后自然是万分同意。

    圣人在兄弟中排行二,太后作为亲母,一直如此称呼。

    太后派人去寻圣人如今在何处,让人把

    谢灵瑜入宫的消息禀告了过去。

    大约过了两刻钟,内侍不仅回来了,竟还带回了圣人身边的内常侍。

    内常侍手里抱着拂尘,恭恭敬敬给太后请安后,开口说道:“回太后,圣人如今正在两仪殿中,宣永宁王殿下即刻前往。”

    “这会儿二郎应是在处理政务,不得闲过来,倒是巴巴的叫你过去,可见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太后了然于胸的说道。

    谢灵瑜起身:“孙女先行告退。”

    太后:“也好,你先去见了二郎,让他也瞧瞧。”

    谢灵瑜走了之后,便有谢挽陪着太后说话,只是她明显没了平日里那么欢快。

    从太后的兴庆殿到两仪殿,尚有一段距离。

    谢灵瑜本打算走过去,没想到刚出了殿门口,就瞧见一副步辇停在门口。

    跟着谢灵瑜一起出来的内常侍,脸上挂着笑:“殿下,这兴庆殿与两仪殿之间有些距离,圣人特吩咐奴婢准备步辇,免得累着殿下。”

    谢灵瑜嘴角轻勾,露出一丝笑意:“有劳内侍。”

    “殿下这可真是折煞奴婢了,”内常侍赶紧伺候着谢灵瑜坐上了步辇。

    这一路直到两仪殿,就瞧见宽阔而宏伟的中庭,汉白玉雕的石阶,远远看去一层又一层,在灿烂光线下,显得格外壮阔。

    两仪殿乃是圣人与朝臣商议国事之地,寻常后宫女眷也不可轻易到此。

    待到了殿门口,谢灵瑜站在门外长廊上,等着内常侍进去通禀。

    也没让她等太久,内常侍就匆匆返回,显然是要领着她入内。

    谢灵瑜跟着内常侍入了殿内,一直走到偏殿圣人起居之处,这才是总算瞧见一袭明黄龙袍加身的圣人。

    不得不说,谢灵瑜这样好容色确实是家传而来的。

    眼前的圣人虽年过五旬,可是身姿依旧挺拔,相貌更是能瞧出年轻时的不凡,看起来既威严又相貌堂堂。

    此刻他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女,竟有些晃神。

    先永宁王谢重润乃是谢氏皇族里,出了名的好相貌,年轻之时也是名动长安的俊美儿郎。

    只可惜圣人未能瞧着他跟自己一起白了发的模样。

    谢灵瑜一直都知道自己肖似父亲,此刻圣人看向她略有些怔愣的神色,更是证明了这点。

    于是她缓缓跪下,叩头郑重道:“臣谢灵瑜,给圣人请安。”

    原本还坐着的圣人,竟一下站了起来,绕过长案桌直接将谢灵瑜扶了起来,他盯着眼前的小姑娘竟有些恍惚道:“一晃眼,七郎的小阿瑜竟长这般大了。”

    谢灵瑜的父亲在兄弟之间行七,是以圣人一直唤他七郎。

    这一声七郎,让眼前少女微抿着嘴角,连神色一下露出了种说不出的委屈感,清润的眼睛里微微泛红,隐隐有水光闪烁着。

    直到她轻颤着声线:“皇伯爷。”

    这一声皇伯爷,彻底让圣人露出畅快笑意

    ()

    “这才像话,方才你这一声圣人,竟是叫朕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