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8章

    第十八章

    开春将至,春和日暖,整个长安都处于一种蓬勃越发的状态。

    碧空之上云蒸霞蔚,风和日暖,如碎金般的灿烂日辉凌空倾泻而下,长安一百零八座坊市尽数被笼罩在其中,房屋瓦舍都被染上浅浅淡金色。

    大街上早就充斥着各种行人车马,喧闹起伏的人声,一如谢灵瑜回长安那日。

    一派繁华盛世之景。

    自出门之后,谢灵瑜一路听着外面的动静,偶尔与萧晏行说两句,倒也过得快,没一会儿就到了崇仁坊这处。

    崇仁坊的东南与长安东市相邻,因此不少马车从那边缓缓而来。

    或是不断前往东南方向。

    因着坊内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马车甚为不方便,因此到了坊内时,谢灵瑜她们便直接下了马车。

    她下车时,头上便已戴上了帷帽,帽檐四周垂着一圈白色网状面纱,而边缘则缀着一圈流苏,风吹拂而过,流苏缀着面纱轻轻晃动,却始终未让面纱掀起一角。

    只是少女曼妙又婀娜的身姿,在下马车的那一瞬,便吸引了街边不少人的注意。

    随后下车的萧晏行,不着痕迹的挡在谢灵瑜的身前。

    在坊曲内,有着各种各样的铺子,买什么的都有,听荷虽走在谢灵瑜身边,两只眼却跟不够用似得,恨不得眼观四方耳听八面。

    虽说这些街边上卖的东西,肯定比不上王府所用器具的精致。

    但小娘子天性使然,就是爱瞧热闹。

    几人一路走着,身后远远跟着几个彪形大汉,显然都是乔装打扮之后的永宁王府护卫,谁也不敢轻易让这位小殿下这样走在街头。

    可是谢灵瑜兴致来了,旁人自然也劝不住。

    “韩不缺馄饨,”正巧走到一家食肆门口,谢灵瑜瞧着门口硕大匾额上写着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显然是食肆掌柜专门找人定制的。

    而且这家铺子站在门口,都能瞧见内里搭着的桌板后面,热气腾腾的大锅。

    有个刚吃完的食客,相伴走了出来。

    谢灵瑜开口道:“两位,不知这馄饨铺为何叫这个名字?这可是掌柜的名讳?”

    “小娘子一瞧就不是咱们崇仁坊的人吧,”对面之人,瞧着这样一个婀娜多姿的小娘子主动搭话,即便瞧不真切她的脸,也是毫不在意,反而殷殷笑道。

    谢灵瑜客气:“倒是叫您说中了。”

    对方说:“这韩确实是掌柜姓氏,至于不缺乃是说的他家馄饨从不缺斤少两,一碗十二只,皮薄馅大,童叟无欺。所以这家也是我们崇仁坊最为有名的食肆,小娘子若是有兴致,尽可尝尝。”

    “多谢多谢,”谢灵瑜笑道。

    对方说完,也便与同伴携手离开。

    反倒是萧晏行自她说话时,便忍不住诧异,只因为谢灵瑜表现的太过寻常,当真像一个闲暇出来游玩的乐天小娘子。

    竟叫人丝毫瞧不

    出异样。

    只怕方才那人也不敢相信,他刚才竟与这大周朝唯一的女王爷说了话。

    “走吧,既然人家说好吃,咱们也试试,”谢灵瑜确实跃跃欲试。

    她率先进了食肆内,穿着青袍的店小二立即上前招呼:“四位,请这边上座。”

    他们坐下之后,店小二立即取来干净碗碟杯子,又给他们各自倒了水。

    听荷本不敢与谢灵瑜同坐的,却被殿下强行拉着坐下。

    待他们要了四碗馄饨,店小二让他们稍等片刻,又去招呼别的客人,听荷这才悄声道:“女郎,奴婢瞧着这食肆并不十分洁净,你若是想吃馄饨,待回府之后,奴婢立马吩咐厨房的人去做。”

    最重要的是,谁知道这家铺子的东西是哪儿来的。

    她可不敢叫谢灵瑜吃这些东西。

    反倒是谢灵瑜丝毫不介意,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她确实不在意,前世她一心做个不让皇伯爷丢脸的亲王,恪守本分从无越矩之处,平日里别说上街,便是出门都是鲜少的。

    更别提坐在这样的食肆里,这般大快朵颐。

    规矩她守了太多,结果到了最后,也还是丢了自己的命。

    倒不如这次活的肆意些,一日看尽长安花。

    没等谢灵瑜开口,店外又走进来几个文人打扮的食客,被店小二引着坐到了隔壁那一桌,听荷这才没继续劝说下去。

    这些食客身上一股子酒味之外,还有浓浓的脂粉味,倒不是说刺鼻,只能说有些熏人。

    “郑兄,钱兄,待会你们可要一块去丰乐楼凑凑热闹,我听闻今日可是有好些个今科厉害人物到场呢,”其中一个带帽男子如是说道。

    他对面嘴上有两撇胡子的男子轻嗤一声:“再厉害又如何,便是科举过了,也不是还得像咱们一样等着授官。”

    “确实如此,也幸亏有平康坊的这些小娘子们陪着打发时间。”

    第三人开口说完,引起三人纷纷笑了起来。

    听荷奇怪道:“平康坊的小娘子怎么了?”

    她声音虽小,可是他们这桌的人却尽数听到。

    对面清丰羞涩的垂下头,他可不像听荷这般,什么都不懂。

    “平康坊乃是妓院聚集之地,他们说的小娘子应是妓院里的妓子,”谢灵瑜神色如常解释。

    对面原本正端着水杯,准备饮一口的萧晏行,手掌突然顿住。

    清丰更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位小殿下,这些话别说从她口中说出来,只怕是叫她听着了,都是污了她的耳朵吧。

    可是谢灵瑜却又没有丝毫扭捏羞涩之态,一副再自然不过的模样。

    听荷却是羞死了,垂着头压根不敢抬起来。

    此刻旁边三人依旧在说话,戴帽子男子:“要我说丰乐楼也就是盛名之下而已,都是借着应试举子的名头,大肆宣扬自己的酒楼罢了。”

    “可不就是,举子们在酒肆之类谈论诗词歌赋本是风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