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sp;雅,如今却被丰乐楼弄成了比赛一般,实在是俗气得很。”

    店小二正好端着四碗馄饨过来。

    谢灵瑜抓着他放盘子的功夫,问道:“丰乐楼是什么热闹?”

    “小娘子也想去丰乐楼瞧热闹啊?那正好今天赶巧了,待会好像就有一场比赛,据说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比赛?”谢灵瑜突然想了起来。

    前世她也有所耳闻过,崇仁坊内有一家客店,极其有名连着三科状元都在这里住过。

    因此每到春闱之际,这家客店的门槛都要被踩破了。

    如今想来,大概就是这家丰乐楼了吧,只是如今这家店还未曾那般名声大噪。

    虽说科举考试,考的重要,但是最后乃是殿试。

    圣人亲自点状元,自然也少不得当科主考官的青睐,因此有名气的举子在殿试那可是极为有利的。

    这就跟长相英俊潇洒的举子,极容易被点为探花是一个道理。

    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她朝着萧晏行看了过去,本以为他会对这事儿感兴趣,没想到他居然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这家馄饨确实是好吃,只是谢灵瑜出门前用了些膳食,并不是很饿。

    她尝了两口,便放下了勺子。

    没一会儿其他人吃完,众人便起身走出食肆。

    只是在街上闲走了一会儿,谢灵瑜先开口了。

    “郎君,我们这是要去哪儿?”谢灵瑜跟在萧晏行身侧,淡声笑道。

    萧晏行侧头看着戴着帷帽的少女,她的声音从面纱下传来,他微掀嘴角:“殿……女郎,我也是头一回来长安。”

    谢灵瑜听出他声音里的意思,这是说他也并不知这里有什么。

    这她可就不太信了。

    其实她早就萧晏行此人心思重的很,现下她对他虽然有救命之恩,但以他的性子也决计不会任何事情,都对她和盘托出。

    只可惜砸谢灵瑜一向喜欢逆其道而行。

    正巧遇上一家烤古楼子的铺子,远远就闻着那样浓烈的香味,谢灵瑜抬起纤纤素手指使道:“听荷,上次你买的那家味道倒是不错,不知这家如何,你去买两块来尝尝。”

    听荷领命,立即要过去。

    “清丰,你与听荷一道过去,街上人多眼杂,”谢灵瑜又转头吩咐。

    清丰朝萧晏行看了眼,对方微微颔首。

    于是两人被支使走了之后,萧晏行看着眼前始终戴着帷帽的少女,此刻突然她抬手将头上戴着的帷帽一把掀开。

    吵杂而喧闹的街道上,似乎有那么一瞬安静的错觉。

    少女摘下了帷帽后,漫天碎金般的灿烂光华落在她乌黑亮泽的发鬓间,琼鼻樱唇,星眸雪腮,着实是一张让人实在无可挑剔的绝色容颜。

    哪怕她只是安静站在这街道上,亦犹如落入人世间的九天仙娥。

    而往常她那双总是噙着笑意的眼睛,此刻清清淡淡看着萧晏行

    她不笑时,身上自有一股清贵气势乍然迸发。

    “郎君,我待你如何?”她淡淡而问。

    萧晏行微抿着唇:“女郎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些天更是予我有优待,此间种种,萧辞安一丝都未敢忘却。”

    原本淡着神情的谢灵瑜,险些要笑了。

    萧辞安啊萧辞安,没想到你竟也有这样嘴甜的时候。

    “那既是这样,你又为何对我遮遮掩掩,”谢灵瑜直言。

    萧晏行眼底露出些许疑惑表情,反而直接发问:“女郎指的是何事?”

    谢灵瑜慢悠悠道:“你敢说你今日出门,只是想会会长安城内的举子?”

    这下倒是轮到萧晏行沉默。

    “你可是要来想租赁宅子,”谢灵瑜扬眉笑问。

    这下倒是让萧晏行彻底愣住了,他安静望着眼前少女,头一次发现这位小殿下即便真的不谙世事,竟是猜中了他的心思。

    可见她内慧于心,压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少女。

    “我知郎君心中抱负,必是要金榜题名,我永宁王府门客的身份确实是委屈了郎君,所以我也从未向郎君提过此事,因为我想让郎君在朝堂之上大展宏图。”

    方才萧晏行对于丰乐楼之事毫无兴致,可见他压根不是冲着什么扬名长安而来的。

    似没想到她心底真正的想法,竟是如此。

    萧晏行彻底有些怔住。

    她好像一直以来,确实是这般赤忱待他,从未有过手段和心机。

    更无利用一说。

    萧晏行这才徐徐道来:“我并非不愿跟殿下坦诚,只是无颜说起,殿下救命之恩还未曾报答。”

    谢灵瑜像是抓到他的把柄似得,微扬起嘴角:“那你便答应我一件事。”

    “女郎尽管吩咐,”萧晏行毫不犹豫。

    本就是救命之恩,他没什么不可以答应的。

    “崇仁坊虽离胜业坊不算远,但毕竟不算方便,这样吧,你若是真想要租赁院子,就租赁在胜业坊如何,这样咱们日后还能常常见面。”

    谢灵瑜眨了眨眼睛,露出温软笑颜,这笑容足可消冰融雪。

    萧晏行眼底的怔愣还未彻底褪去,差点儿又被陷入迷惑。

    就这个要求而已?

    他还以为她终于要让他做些什么事情,结果竟是这样。

    正巧此时,不远处一个长相高鼻深眸,满脸络腮大胡子的人,一路狂奔而来,萧晏行眼疾手快将谢灵瑜一把拉到身边。

    他单手握着她的腰肢,将她护的是牢牢的。

    偏偏此刻,少女突然抬起右脚,轻轻一勾,原本狂奔的大汉一下摔趴在地上。

    可是谢灵瑜眼睛一点没瞧向大汉,反而直勾勾盯着萧晏行,悠悠道:“这下,你可跑不掉了。”

    只是这话,竟不知是对谁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