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9章

    第十九章

    地上躺着的大汉被摔的晕头转向,正骂骂咧咧的起来,想要寻找将自己绊倒的罪魁祸首,可他抬头,刚瞧见路边那个清丽绝伦的身姿,身后冲过来几个人,齐齐朝他扑过去。

    如同叠罗汉似的,这个大汉再次被扑倒在地。

    上面几个人全都压在他身上,如同千斤重担,压得他直叫唤。

    “大人,大人,咱们抓住他了,”压在最上头的人,兴奋冲着身后喊去。

    而此时后面也有一人匆匆赶来,他一张白皙的脸颊冒着热汗,还不停的喘息,显然刚才也是一路奔跑而至。

    “拔悉密,你跑什么?”对方垂眸,居然临下的看着地上的大汉。

    周围人本来正在看热闹,结果一听这名字,瞬间明白了。

    准又是回鹘人闯祸了。

    大周如今对外一向采取比较开明的政策,周边诸多藩国纷纷与大周交好,这些年来长安的大街小巷,经常能看到异域长相和穿着的藩客。

    这其中最让人头疼的,就属回鹘人了。

    因为他们不仅人数众多,而且极喜欢在民间放高利贷,若是还不上,只怕要落得一个典妻卖女的下场,是以回鹘人在长安的名声极差。

    不仅百姓不喜他们,官员也十分头疼。

    大周为了表明自己天朝上国的姿态,礼遇这些藩国子民,若是本国百姓与这些藩客有了矛盾,断案之时也会偏袒对方。

    这些回鹘人正是仗着这样的优待,在长安城内惹事生非。

    “柳大人,你这突然一群人追我,我还以为是仇家寻仇,”这个叫拔悉密的回鹘人,舔着脸说道。

    这位柳大人微勾了下唇:“你也知自己仇家多,那为何平日里不积德行善些呢。”

    一旁听着的谢灵瑜险些要笑出声。

    这位大人瞧着长相,十分温润清秀,没想到嘴倒是挺毒的。

    只是当柳大人抬起脸时,谢灵瑜一下愣住。

    她说方才第一眼瞧对方时,怎么会觉得对方十分眼熟,因为她确实认识此人。

    因为对方在前世早已成为了赫赫有名,若说萧晏行是独掌权柄,说一不二的权臣,那么御史大夫柳郗便是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直臣。

    他虽出身不显赫,但是入朝为官之后,靠着自己得秉公执法、清傲廉洁,不仅得了圣人青睐,更是深受百姓敬仰。

    谢灵瑜曾在宫宴中见过对方几次,也跟萧晏行一般,从未有过深交。

    不过这位柳大人倒是跟萧晏行一样,一直不曾婚配。

    不管是朝中官员还是百姓,对这两位那可是说起来便是没完没了。

    他们也时常被一起提及。

    但真要论起来,谢灵瑜看着眼前的柳大人,觉得这位真论起容貌,确实是不如萧晏行,他长相有种过于清秀的阴柔,有些许男生女相之感,好在通身气质高洁孤直,并不会让人敢轻视他。

    拔

    悉密喊冤道:“大人,小的干得就是得罪人的买卖,实在也是没法子。()”

    “少废话,我来找你,你应该知道是所为何事,?()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柳郗沉下脸。

    “大人别说,小的怎么会知道呢,”拔悉密还在糊弄。

    柳郗:“我问你,两日前被你强行带走的吴家女儿,如今被卖到何处了?”

    拔悉密许是没想到,柳郗居然是因为这件事而来,可是他眼珠一转,还是否认:“大人说什么呢,什么吴家女儿,我可没见过。”

    “你还敢撒谎,难道吴家二老见到的是鬼吗?”

    拔悉密大概知道是狡辩不了,干脆梗着脖子不说话。

    此刻站在路边瞧热闹的行人,见他这般跋扈嚣张,一个个全都义愤填膺起来。

    一个老丈微怒道:“这些回鹘人成日里没干一件好事,这次又抢走好人家的女儿,也不知这小娘子如今被卖到何处了,爷娘不得在家哭死。”

    人群中传来一声冷笑:“还不是仗着官府给他们优待。”

    这话倒是引起许多人的不满。

    “跟他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将他关起来拷问,看他还说不说。”

    眼看着街边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柳郗也深知此处不是问话之地,他挥挥手:“将人带回大理寺,我亲自审问。”

    拔悉密岂非不知道大理寺是何等地方,进去还能有好果子吃。

    他立即嚷嚷道:“我是回鹘人,可不归你们的大理寺管。我看你们谁敢把我怎么样。”

    对方这样嚣张的气焰,一下点燃路边行人的怒火。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都在冲着他指指点点。

    直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我来。”

    众人纷纷转头,一眼瞧见说话的小娘子,这不看倒还好,待看清楚后,竟有人倒吸一口气,实在是再也没见过比这位容色还要绝丽的小娘子了。

    只是现在这样好容色的小娘子,缓缓上前,盯着拔悉密的眼睛,突然喊了声:“贺兰放。”

    很快,人群中有一个身形极高挑英武的男子出现,他身穿锦袍,腰悬长刀,气势甚是逼人,可他一走到小娘子身边,立即恭恭敬敬行礼:“女郎。”

    “把他的腿给我打断,”谢灵瑜原本清软的声线异常冰冷。

    站在她身侧的萧晏行,听着少女淡漠的声音,心头竟有种莫名的感觉。

    好似这才配得上她骄矜尊贵的身份。

    “如果他还不说的话,那就将他的另外一条腿打断,要是再不说就再打断一条胳膊,要还是嘴硬到如此地步,就接着敲断他最后一条胳膊。”

    谢灵瑜垂眸看着依旧还被压在地上的拔悉密,声音格外清冷淡漠。

    贺兰放上前,柳郗所带来的大理寺衙差还压在拔悉密身上,这些回鹘人天生高大勇猛,几个衙差才堪堪将他压制住。

    “这位郎君,此事与你们无……”柳郗见状,上前想要阻止。

    这最后一个字还未说

    ()    完,柳郗就瞧见对方从怀中一块令牌,再仔细查看,上面赫然写着‘永宁’二字,而且看令牌制式规格,乃是亲王府所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