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207.处罚离歌
    207.处罚离歌

    过十余分钟,赵洞庭和众将徒步入城。

    道路两侧兵甲林立,旌旗如云。

    自从平南汇聚将近十五万兵力后,赵洞庭为方便指挥,在青云峰遥传圣旨,着令文天祥将各地赶来平南的义军、厢军,还有原地收纳的降将降卒重新整编,以万人为军,并分别以天罡地煞星号命名。

    殿前司、侍卫亲军被取消,两支军马都被补充到满编状态,编号天魁军和天罡军。

    神丐军也被取消编号,改为天闲军。

    兴国军补充到两万兵马,分别由刘子俊和杜浒统帅,编号天勇军、天雄军。

    隶属于侍卫亲军下的龙翔左右卫单独建制,为天机军,神箭手张红伟任军都指挥使。

    剩余的接近九万人马,也都分别被冠以天罡之列的编号。各军都指挥使都是从各军原将领中挑选担任。

    古代行军打仗指挥极为不便,以万人为军,也不至于对统帅造成太大的指挥压力。

    文天祥不再直辖原兴国军,但被赵洞庭任命为天下兵马副元帅,指挥全局。大元帅,则是由他自己亲自挂印。

    原本因为战乱而彻底崩散的宋朝军制,就这样初步被赵洞庭规整起来。

    眼下南宋朝廷在广南西路除去雷琼两州外的各地几乎都处于瘫痪状态,连守军都没有,重新整编的十五万兵马整编后又分散出去,以平南为中心,把守周边各处要地。

    梧州城内,天勇、天雄两军仍旧驻扎,且增调天伤军过去援防。

    天伤军都指挥使戚天狼,苗族人。原本居于钦州,接到招安令,率本族数千青壮奔赴平南。

    他在族群中本是领袖,又名狼王,生得极为魁梧粗犷,有身极为刚猛的武艺,甚至还要在岳鹏之上。

    天魁军、天罡军、天机军、天闲军居中坐镇平南。

    天英军卢煜、天威军杨帆、天满军江修领兵镇梧州南面的岑溪县。

    天玄军、天孤军都指挥使葛立春、葛修鸿两人是亲兄弟,共同驻守平南西南角的郁林府。

    剩下的天猛军、天贵军、天富军则是坐镇平南西北角的象州阳寿府。

    五座城池,几成矩形分部,平南坐镇正中,若大战起,不管元军从哪个方向进攻,都可以遥相呼应。

    原本诸军都指挥使多不在平南,都是听到赵洞庭即将亲临,才匆匆赶来面圣。

    赵洞庭边入城,边和众将笑谈。心中也不禁是感慨乱世出英雄。诸军新晋的都指挥使中,除去葛修鸿、葛立春两人年过五十,其余主将竟然年岁都没超过三十岁。年纪最大的狼王戚天狼离着三十岁都还差个把月。

    最小的天英军都指挥使卢煜,其父是荆湖北路都统制卢英,卢英在率军突围赶往平南的途中阵亡,卢煜扛起重任,体现出极为不俗的军事才华,年岁尚且才刚满二十。

    再有天威军的都指挥使杨帆,也不过才刚刚二十一岁的年纪而已。

    这要是放在现代,都才是刚刚出社会的年纪。可现在,他们却已经被拥戴为军都指挥使。

    这等职位,自然已经算是大宋军中的中流砥柱。

    到平南县城的府衙大殿内,赵洞庭高居堂上,诸将在下面分列而立。

    赵洞庭眼神扫过堂下,道:“今日,朕给诸位介绍一人。原四川制置使,四川虎将张珏张大人。”

    低调站在队列最后接近殿门的张珏拱手向众将示意。

    众将都是心惊。

    张珏在四川抵挡元军多年,屡挫元军,战功卓著,谁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见他拱手,众将都是不敢怠慢,连连还礼,连文天祥都向着张珏拱手。

    赵洞庭轻轻笑着点头,道:“即日起,张珏大人即为我大宋兵马总都虞候,协助军机令共掌军事。”

    这个年代的都虞候,其实就和后世的军中政委差不多,不至于让军中首长大权独揽。

    众将听到赵洞庭这话,神色更为凛然,恭谨道:“末将见过总都虞候。”

    张珏却是有些怔住。

    自从君天放将他救往海康以后,他屡次提及要前往平南掌军,但赵洞庭始终没有任何表示,在朝中也没有要重新封他官位的意思。他本以为,自己此行即便随着皇上到平南,大概也就捞个闲职,真正的兵力还得自己去发展,毕竟各军都指挥使皇上都早已任命下去,却没想,皇上竟会封自己为天下兵马总都虞候。

    这个职位,在军机省中,仅次于军机令文天祥和副军机令苏刘义之下。

    而苏刘义坐镇海康,也就等于,在广西南路这十五万军马中,他的地位仅次文天祥。而且,都虞候这个位置有些特殊,掌有监督统帅之职,他的地位,比之文天祥都只是稍差那么些许而已。

    这绝对是天大的恩宠。

    好几秒,张珏才回过神来,红着眼眶跪倒在地,“臣张珏叩谢皇上。”

    赵洞庭摆摆手,“张大人无须多礼。你乃是虎将,有你协助军机令,广西定然无忧。”

    张珏重重道:“臣肝脑涂地!”

    这日,平南县府衙内大摆筵席,赵洞庭和诸将同饮。

    广西南路十五支兵马,各军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候尽皆在列。

    除去还在海康的苏刘义、柳弘屹等少数几人,南宋的万夫长级别将领悉数到齐。

    赵洞庭看着近前热闹纷纷的众将,也是心生感慨,豪情壮志油然而生。

    宋朝从碙州岛时的不到两万人马,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内,发展到现在的十五万兵马,这其中不知道倾注他多少心血。而要算上雷州的黄龙禁军和琼州的琼州军,人数还要更多。

    现在的大宋,终于不再只是小蚂蚁。和元朝那只猛虎相较,也面前能算是条狼了。

    酒宴过后,赵洞庭又亲授众将特意从海康军工部带来的甲胄兵刃还有红披。

    这些甲胄、兵刃都是以他改进的新型冶炼法精心锻造而成,轻且坚韧,直让得众将欣喜不已。

    稍稍可惜的是,以军工部现在的人力物力,想要将这种甲胄兵刃配备全军,却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到接近夜色时分,奉命驻扎其余城池的将领才离开平南,各自回去。

    赵洞庭风尘仆仆,也是有些乏了,练过房中术,看了会书,便准备睡觉。

    可才刚刚躺到床上,就听得外面侍卫禀报:“皇上,岳将军求见。”

    赵洞庭翻身起来,有些惊讶,岳鹏这才刚刚回去军营,怎的又来了?

    打开门,却是看到岳鹏带着岳玥跪在门前。

    现在岳玥已经换上女装,脸蛋冷俏,身姿窈窕,小麦色的肌肤,端得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

    赵洞庭对岳鹏道:“朕已经说过过往的事既往不咎,岳鹏你这是做什么?”

    岳鹏叩头道:“舍妹鲁莽,差点伤及皇上性命,请皇上责罚!”

    赵洞庭眼中闪过笑意,道:“真要朕罚?”

    岳玥跪在旁边不吭声,到平南以后,她却也听及岳鹏说过许多赵洞庭的事,对赵洞庭的印象已经大为改观。当然,赵洞庭在车辇内挑开她衣服的事,让她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都还颇为愠怒。

    皇上再英明神武,却也是个好色小娃子。

    岳鹏道:“真罚。”

    “好。”

    赵洞庭大声道:“既然你非要朕罚,那朕可就不客气了。即刻起,着岳玥入武鼎堂,特设暗影殿,岳玥为殿主,为我朝训练暗杀高手,戴罪立功。”

    岳鹏和岳玥都是愣住。

    然后岳鹏道:“皇上,这……”

    赵洞庭笑着将两人从地上拽起来,道:“朕已经无事,再罚她还有什么意义?再者当初岳玥姑娘行刺朕,也是情有可原。朕在你心中,未必就是肚量那么小的人?”

    说着,他摆摆手,“行了,这事已经不要再提了,你们两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说完便往屋内走去。

    岳鹏看着赵洞庭关上房门,偏头看向岳玥,“妹妹,你现在知道哥哥为什么愿意为皇上效死了吧?”

    岳玥神色稍显复杂,嘴里却是轻声嘀咕,“可他……还是个登徒子。”

    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那般非礼过呢!此时又想起,仍不禁觉得胸前有些发麻。<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