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693.吼破剑心
    693.吼破剑心

    “嗡……”

    有无形气息荡漾开来,如同石头扔进湖里荡开的圈圈波纹。

    随即刹那,天地似要变色。

    林中树木尽皆剧烈摇晃。

    有狮吼震彻天地。

    这吼声自佛像身上发出,刹那间让得林中无数树木断折。

    荡漾而出的声波将那仿若含着无穷星辰之力的剑气瞬间摧毁。

    官道土地上飞沙走石,被这音波刮去寸深地皮。

    “啊……”

    吴阿淼和韵景两人虽然走得极远,但这刻却都是露出极为痛楚之色来,连忙捂住自己耳朵,闭目以内力进行抵抗。

    连君天放、泷欲两人都是内气鼓荡,将自己笼罩在内。

    这佛门狮子吼,让得他们两人都面色微微苍白。

    而首当其中的破军宫主承受着何等的威能,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在剑气被摧毁的瞬间,他就心神受到牵引,嘴角溢出血迹。

    一吼惊天动地。

    而吼声摧毁能开山的剑气以后,仍是余势未消。

    破军宫主被硬生生推后十余米,双脚在地面上划出深深痕迹,隐有血迹。

    被吼声席卷的沙石拍在他的身上,更是让得他青袍霎时间破烂如麻。

    头发凌乱的破军宫主再也没有淡然之气。

    这刻,他的眼中只有不可置信的惊骇之色。

    他原以为,自己施展秘法以后大概能够拉平和无得和尚之间差距。却万万没想,仍旧被这般轻而易举破去剑招。

    殷红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

    他胸襟完全被鲜血打湿。

    “佛门狮子吼……”

    忽的,破军宫主低声喃喃自语,“好个佛门狮子吼,好个极境……”

    然后豁然抬头,眼神极为恶毒地盯向无得,“为何不杀我?”

    树林之上,君天放、泷欲两人对视,泷欲眼中露出极为讶然之色。

    他这也是初次看到极境威能。

    君天放眼中杀意时隐时现,但最终还是隐去,道:“你还不走?”

    他在藏剑阁听空荡子说过泷欲原本也是雁羽营之人。空荡子、无得显然都和他有极深旧情,也就不打算再强留下泷欲。

    泷欲却是没有出声,眼神深邃而坚定。

    “阿弥陀佛。”

    官道上,无得宣佛号,道:“老僧已放下屠刀,这辈子不再杀人。”

    “不再杀人?”

    破军宫主满是狼狈,疯狂般大笑,“好个狠辣的和尚,你破我剑心,岂不是比杀我还残忍?”

    难怪他眼神中充满恶毒,原来竟是在刚刚已经被无得用狮子吼破去剑心。

    破军宫主剑道本就执着以剑破万法,这回被无得和尚这般轻易击败。且不说修为是否会掉落,但以后,怕是再也难望极境。

    对于他这样的伪极境而言,这种感受,还真是比死更要难受。除非他能够像洪无天那样破而再立。

    但如洪无天那般人,整个江湖又有多少?

    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挫折中渐渐消沉,能够逆流而上者,只是凤毛麟角。

    无得和尚只是再宣佛号,“阿弥陀佛……”

    破军宫主眼神愈发狠毒,持剑的手都微微发抖。

    但他到底是枭雄,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也没瞧泷欲,转身径直离去。

    至于君天放,大概是没怎么被他放在眼中的。

    他虽然剑心遭挫,但此时实力还在。以君天放之能,还不是他的对手。

    破军宫主渐行渐远,身形隐隐佝偻,不再复之前那般挺直。

    剑心被破,且不说他是否有破而后立的大恒心、大毅力,但短时间内,怕是难逃境界跌落之果。

    泷欲仍旧立在树林之上,看向无得和尚。

    无得也偏头过去,开口道:“龙鳞……”

    泷欲隐隐皱眉,“我是泷欲。”

    无得和尚也不计较,只是接着道:“朝廷当初是有负于你,让你痛失挚爱,但你若再执着仇恨,最终难免自误。”

    “死又何惧!”

    泷欲冷笑,“你不懂这种苦。她死了,这十余年,我时时刻刻生不如死。”

    “阿弥陀佛……”

    无得和尚低头,不再言语。

    他知道自己这曾经徒儿的性子,也就心知肚明,再劝下去也是无果。

    造化弄人。

    泷欲眼神扫过无得和君天放,“你们今日不杀我,我不会承情。日后还是会和宋朝作对。”

    无得和尚没有回应。

    君天放隐隐皱眉,气机隐动,又有要出手迹象。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只道:“若沙场相见,君某必取你性命。”

    泷欲不置可否,收剑踏林海离去。

    吴阿淼瞧着自己师傅离开,很是猥琐拍拍屁股,嘿嘿笑两声,跟着跑远。

    有隐隐然咕咕两声响。

    却是他放了两个屁。

    君天放飘然落回到官道上,对无得道:“君某多谢在世佛了。”

    无得和尚也揖礼,道:“无得亦多谢剑仙。龙鳞,他终究是我等众人兄弟。”

    说罢,转身又向着来时路走去。

    官道尽头,伶俐姑娘和老龟若隐若现。

    君天放和韵景继续向东行。

    原地只留下满地疮痍。

    之前君天放和无得轻语,其实就是请无得出手相助。他早知道有人盯着自己。

    要不然,无得也不会赶过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蜀中出手的竟是破军宫主和泷欲两人。

    这让得君天放心中也是隐隐有些侥幸。

    如果不是无得在此,他定然不会是两人对手。光是破军宫主,就已然有力压他之能。

    不过现在来看,破军宫主应该是没有心思再对他出手了。

    韵景走在君天放的旁边,轻声问道:“师傅知道这破军宫主和泷欲会来找我们麻烦?”

    君天放道:“自我们进蜀地后不久,就已经有人盯着我们了。”

    韵景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头,又问:“剑神前辈说那天算子算出蜀中要出龙,是真是假?”

    “应当是真。”

    君天放答道:“以剑神的身份,不至于用这样的假话来诓骗在世佛。”

    韵景眉头皱得更深,“那这真龙,以后会要成为皇上大敌吧?”

    随即饶是以她性子也不禁埋怨几句,“剑神前辈明明出自雁羽营,却仍旧坚持在藏剑阁观望,当真是有些无情了。皇上这些年分田改制,听说短短几年时间内就已经让得宋地隐现繁华之相,我不信那蜀中真龙也有这般能耐。”

    “谁知道呢?”

    君天放道:“蜀中真龙还未出,现在就已是有胜过宋帝繁华。真龙若出,或许真会出现盛世也说不定。”

    韵景微微惊讶,“师傅您的意思……若您是剑神前辈,也会如剑神这般?”

    君天放沉吟半晌,轻轻道:“当初襄阳之战,宋朝廷的确让雁羽堂众人太过伤心了。若是我,大概也真会如剑神这般选择。为君而战,不如为民而战。我们的眼界都不及剑神前辈,胸怀也远远不及啊……不过我和张珏情同手足,却也懒得管这些。天下大势,哪里是咱们这些武夫能够左右的。”

    韵景轻叹,“要是剑神前辈愿意相助皇上就好,他可是极境啊……”

    君天放轻笑,“不用急,等蜀中真龙现世,剑神自然有他选择。说不得,到时候他会重归大宋。”

    说着,放眼扫向远处青山,轻声感慨了句,“这荒芜江山,也的确是该要出现民主了……”

    两人沿着官道越走越远。

    而在西边,和君天放、韵景背道而驰的无得、乐舞也在交谈。

    乐舞问:“师傅没有斩杀那些人?”

    她之前也远远看到破军宫主和泷欲、吴阿淼三人离去。

    无得和尚道:“都已遁入空门,不再杀人了。”

    乐舞微微嘟着嘴道:“杀坏蛋就等于是救好人,也是胜造七级浮屠的。”

    无得和尚偏头,摸摸乐舞的脑袋,“那破军宫主和泷欲怎的就是坏人了?”

    乐舞张张嘴,没能答上话来,有些委屈。

    无得又道:“破军宫主居学宫数十年不出,手中从未沾血,泷欲也从未祸害他人。只是各为其主而已……”

    乐舞低头,若有所悟。

    好?

    坏?

    似乎并没有明确界限,都只是以人心来主观评判。

    譬如赵洞庭,在百姓心中他是好人,但是,在那些被他斩杀的贵族,还有蒙古人心中,他会是好人么?<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