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702.再听满江红
    702.再听满江红

    等到杨淑妃嘘寒问暖完,赵洞庭才道:“娘亲,朕有几句话想要问您。”

    杨淑妃又嘱咐几句静妃千万要注意好养胎,然后跟着赵洞庭走出寝房,“何事?”

    屋檐处水落不停。

    细雨将整个寝宫院落衬托得如同仙境。

    赵洞庭道:“娘亲可对那吴连英吴公公有所了解?”

    密集的雨声让得两人交谈的声音若隐若现。

    杨淑妃微微诧异,倒也没有多问,眼中露出些回忆之色,道:“吴公公是何时进宫,本宫并不知道。只是本宫进宫时,他就已经是内西头供奉官,那时候本宫倒是见过他几面。”

    “内西头供奉官?”

    赵洞庭凝眉,“负责伺候宫中哪位娘娘?”

    杨淑妃又稍微回忆了阵子,不确定道:“时间太长了,本宫也不再记得很清楚。他好像不是专职伺候哪位娘娘,而是负责宫中修容们的衣食吃穿用度。”说到这,她些微有些自得模样,“本宫刚进宫时便是贵妃,所以和他交往不深。”

    “修容么?”

    赵洞庭嘴里轻声呢喃着这三个字,看向屋外雨。

    当初赵昺遇刺以及魔头解立三之事的疑惑,再上他的心头。

    这该是第二次瞒而不报了吧?

    自从赵昺受封邕州等地以后,军情处便少有关于赵昺的消息。现在,赵洞庭心中可谓是疑云重重。

    遇刺之事,吴连英尚且还找到个理由。可现在玉玲珑这件事,他又该作何解释?

    仿佛独立于大宋之外的横山寨突然引来玉玲珑这个在蜀中地位莫测的神秘女人,这足以让得广王府更显莫测。

    如果赵昺真是如他表面上这般老实,便没有理由会让得玉玲珑亲至横山寨才是。

    然而,赵洞庭却又担心玉玲珑这个刻意为之。如果自己此时对赵昺采取行动,说不定会真正将赵昺逼反。

    赵洞庭伸手,接了几滴屋檐上滴落的雨水。

    很凉。

    他又瞧了瞧在不远处站着的侍剑女官韵景,突然想起韵景以前对他说过的那句话来,嘴里喃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娘亲进去陪静妃吧!”

    赵洞庭忽然露出些微笑容,对着杨淑妃说出这句话,然后向着红衣侍剑女官走去。

    女官似乎已经完全沉入自己这个身份,恭恭敬敬但神色清冷地对赵洞庭行礼,“皇上。”

    赵洞庭轻轻点头,“可能放下剑,再替朕抚一曲满江红?”

    容颜绝美的侍剑女官微愣,然后点点头,走进屋子里去。

    她屋子里有琴。

    “怒发冲冠凭栏处……”

    只是这回,琴音响起时,唱曲的不再是韵景,而是赵洞庭这位皇帝。

    他微微闭着眼睛,经历过数次御驾亲征以后,再唱这曲,便有着能让人荡气回肠的气息。

    而琴音,也是跌宕起伏间又隐隐带着些许幽怨。

    张茹擅琴,但这曲满江红,她却是弹不出韵景的这种感觉。

    一曲毕。

    赵洞庭身形掠到美人身侧,忽然拔剑,在室内纵剑。

    剑芒耀屋梁。

    赵洞庭心中自语,“这江山,是无数将士用血肉换回来的。朕不能负,谁也不能负!”

    赵昺生母,俞修容。

    修容不是名字,而是嫔妃品阶。

    如果杨淑妃所记不差,那吴连英曾真做过伺候修容的供奉官,那他瞒而不报,也就算不得没有任何理由了。

    好一个老奴护少主啊!

    “随朕往军情处!”

    豁然将湛卢归于剑鞘,赵洞庭走出房门。

    数个太监撑伞,跟着赵洞庭、韵景冒雨走向皇宫内军情处衙门。

    雨声簌簌,似乎暗带杀意。

    直到军情处深处大堂,门口侍奉太监见得赵洞庭到,连忙跪倒在地,“奴婢叩见皇上。”

    但屋内却是没有什么动静。

    赵洞庭径直推开屋门,里面光线晦暗。大太监吴连英坐在主位之上。

    从门口射入的一道光,将他苍白的脸色映衬得更是渗人。

    “老奴叩见皇上。”

    大太监缓缓离座,跪倒在地。

    赵洞庭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你和俞修容和何关系?”

    吴连英道:“老奴曾侍奉修容十年。”

    赵洞庭冷声发笑,“这便是你将解立三以及玉玲珑之事瞒而不报的原因?”

    吴连英叩首在地,“老奴死罪。”

    赵洞庭负手而立,看着将脑袋埋在清凉地板上的老奴,心中没有多少波澜,“赵昺豢养解立三这种大魔头,又引得玉玲珑进府。朕问你,他是不是真有反心?”

    老太监沉默半晌。

    然后,他缓缓说道:“如今盛世太平,广王怎会敢有反意?”

    赵洞庭只是冷笑,“那他招募解立三的事情如何解释?玉玲珑进府的事情如何解释?你瞒而不报,又作何解释?”

    声音初始如同细雨绵绵,到后头却是猛然炸起,如平地响惊雷。

    只是这惊雷,并未让得地上的老太监露出任何惶惶之色。

    在宫中数十年,实在已是将他的脾性养得阴柔万分。

    吴连英道:“广王为何将解立三招募入府,老奴不知。玉玲珑为何佯装接近广王,老奴同样不知。瞒而不报,只是希望圣上不会对广王起猜疑之心。只是没想……”

    他又叩首,“老奴死罪。”

    赵洞庭皱眉不语。

    他终究是没有赵昺任何想要自立或是谋反的确凿证据。不能就这样轻易治赵昺的罪,要不然,可能正落玉玲珑下怀。

    广王作为朝中仅剩亲王,且在朝野之间名声极为不错。要是轻易罢黜,可能引起社会动荡。

    现在大宋正是欣欣向荣的时候,赵洞庭不希望这些因素会影响到他大力改革。

    虽然和元朝议和五年,但留给大宋积蓄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沉默过后,赵洞庭转身离开大堂,只有一句话余音缭绕,“从即日起,军情处的事情,你便不用管了。”

    这日,军情处大总管吴连英被罢黜。

    军情处一封密信飞往雷州。

    赵洞庭走后,吴连英关上大堂的门,让得大堂内又重归于黑暗寂静之中。

    窗户外透进的些许光芒,让得这老奴更显苍老荒凉,整张面皮如同数十年无人耕种的荒野。

    他又自饮自酌。

    “宫廷数十年,也就修容您将老奴当成亲人看待。可惜……老奴也只能帮助殿下到此处了……”

    “何苦……何苦……当归……当归……”

    待得一壶酒饮毕,心机深沉如海的老太监离开军情处。此生,再也未踏入过军情处半步。

    皇上有旨传邕州,宣广王携带家眷进宫。

    ……

    横山寨内。

    绝色佳人进城引起的风波还未过去。

    褚家家主被杖责,其后又被丁、荣两家联手打压的事,更是为这美人更添几许盛名。

    何为美人?

    能让人赏心悦目的女子,当为美人。

    而何为大美人?

    如褒姒那般,能让得君王戏诸侯的女子,才当得大美人。

    广王府内雕栏玉砌,甚是繁华。

    只是这广南西路夏日来得早,知了聒噪,绿树恹恹,便让得广王府不似那般充满生气。

    赵昺以往游春狩猎,或是到封地各处视察民情,很是勤快。这些时日,却是很少再出王府。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呆在自己寝宫内。

    不过倒也没有唐突佳人,只是远远看着佳人浇花,便也已是种至极的美感。

    这样的大美人,当真要慢慢品才会愈发觉得有趣,便像是老茶。

    广王侧妃栾诗双没能够母凭子贵,新添的红袖姑娘也被这新进府的姑娘夺去风头,少不得都要稍稍受些冷落。

    但好在两人都不是那般争强好胜性子,由得赵昺追求佳人。两人聊以慰藉,倒是成了好闺蜜。

    至于那酷似德妃的女子,在王府内,是很少有人能见到她身影的。<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