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1251.清川县失
    1251.清川县失

    厮杀霎时间如火如荼起来。

    纵是雨幕,也挡不住这漫天汹涌的肃杀气息。

    佘拓立虽仅仅一人之力,却硬是在城头上清出大片空地来。守军将士尽皆不敢挡其锋芒。

    而这个时候,距离他们到清川县外才仅仅过去不过那么十余分钟时间而已。

    城内很快陷入酣战。

    西下禁军大营内。

    将近两刻钟以前,就有士卒发现北面那滚滚而起的狼烟,忙到赫连城帅帐内禀报。

    赫连城等将得知此事以后,尽皆神色大变。

    到这时,他们当然能够想得明白昨夜四大军司为何会突然撤退了。

    他们的大军根本就是为吸引他们的注意而来。真正的杀手锏,是这些奇袭清川县的将士。

    其后,赫连城等将都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赫连城忙令赫连虎统帅甘肃军司内轻骑将士,接近万人,前往清川支援。

    但在赫连虎率军匆匆离去以后,赫连城等人脸色仍是凝重。

    他们都知道那烽火台距离清川县已是不远,很有可能,这个时候敌军已经是杀到清川县外都说不定。

    而清川县的重要性,他们也同样是心知肚明。

    以往,清川县不算什么,但现在,清川县却是他们的粮道,大军粮草运输必经之处。

    甚至,他们还有不少粮草就囤积在清川县内。若是清川县失,他们怕是等不到四大军司断粮,就得先断粮了。

    其实若是天未下雨,以齐天军前去驰援是个极为不错的选择。奈何,现在却是天公不作美。

    在帅帐内沉吟许久以后,赫连城忽的站起身,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立刻传令下去收拢营帐,咱们返回清川县!”

    曲如剑却道:“此时我们都压到龙州城外了,忽然撤军,怕是对军心会造成不小影响。”

    赫连城匆匆道:“失些军心,也总比清川县被夺要好。”

    曲如剑听他这般说,轻轻叹息点头。

    他们终是有些疏忽了。

    而这样的疏忽,往往能造成战局的巨大转变。

    清川县失,他们将由主动立刻转为被动。

    帐内众将匆匆离去。

    然后不多时候,西夏禁军军营内便开始收拢。有士卒开始拆卸帐篷。

    但这自然都得需要时间。

    而此时,清川县内的厮杀已经是到白热化的阶段。

    随着佘拓立仗着武力在城头上站住脚跟,有越来越多的军中高手杀向城墙。

    城头上人群汹涌。

    雨幕中刀枪相交声和惨叫声,再有爆炸声不绝于耳。

    城头已是满目疮痍。

    城下也是同样慌乱。

    随着佘拓立前来的那些轻骑在轻而易举破开城门以后,士气高涨,个个都是奋勇。

    论士气,他们现在实在是要远远超过城内有些惶惶不安的守军将士。

    他们在这清川县内原本以为能够高枕无忧,此时突然面对这样的情形,难免有些转换不过来。

    还有的则是寄希望于大军能够前来支援。

    有的则是担忧前线大军是否已经溃败。

    但不管哪点,都让得他们心中疑虑。厮杀时,自也不如四大军司骑兵那般果决。

    虽守军人数几乎是四大军司轻骑的两倍,但这战场,却好似是由四大军司的轻骑在主导着。

    仅仅过十余分钟。

    人群中忽有欢呼声如潮水般响起。

    佘拓立仗着修为竟是在城头上取下了守军主将的首级。

    他提着首级在手,高高举起,喝道:“敌军主将已经授首!众将士!速速破下此城!”

    他显然并没有想过要俘虏城内的这些守军。

    但这,却也是让得守军更是人心惶惶。

    胜利的天枰更多的向着四大军司轻骑倾斜。

    而远处山上,狼烟只是仍旧滚滚。

    在那里驻扎的禁军不过百人,压根没有想过要前往清川县内来支援。以他们那点兵力,纵是来了也无力扭转大局。

    暴雨的天,天色总是要黑得早些。

    不知不觉中,夜幕便降临了。

    清川县南城墙的厮杀却并未由此而结束。

    虽主将阵亡,但守军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仍是有不少人在前线和四大军司轻骑厮杀着。

    有人溃逃不假,却也有其余地方的士卒在将领的率领下匆匆赶来支援。

    到这时,双方都已经说不上什么战术和阵法了。

    只是混乱厮杀。

    鲜血早就在地面上流淌成河,顺着地面向着城外护城河内流淌而去。

    护城河内浑浊不堪的河水硬生生泛出些许腥红的颜色。

    官道上,赫连虎率着轻骑在夜色中仍旧在向着清川县驰骋。

    但他们要赶到清川县内,却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到夜深时,清川县内炮声、喊杀声终是渐渐消弭。

    佘拓立持刀立于城头,仰头大喝。

    在城头和城墙下,几乎已是看不到还站着的守军士卒。

    虽佘拓立率来的五千轻骑也是折损过半,但这清川县,终究还是被他们给拿下了。

    军中诸将都是神情亢奋。

    有人披着痕迹斑驳的甲胄到佘拓立面前,道:“统帅,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佘拓立声音低沉道:“狼烟滚滚,赫连城、曲如剑两人必定派军前来支援。传我将领,即刻焚毁城内储存的粮草,再传信龙州城,让武葛、拓跋午几位统帅即刻率军出击!待焚毁粮草以后,我们便离开清川。”

    他尽是并未打算要占据这清川县。

    很显然,佘拓立心中也是明白,以他们这点人想要守住清川县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现在,他们已是赚足便宜了。

    只过不多时候,城内有几处储粮库在夜色中冒出火光来。

    即便是暴雨倾盆,却也是浇不灭这火焰。

    西夏禁军禁军囤积在青川县内的粮草几近悉数被毁。

    府衙也被屠戮。

    清川县县令等文武官员皆是死于乱军之中。

    然后,佘拓立便率着剩余的将士就在这雨夜中离开了军营去。

    随即那在远处山上的烽火台驻地亦是遭了殃。

    佘拓立率军席卷而过,驻地内不过百余禁军全军覆没。

    而后佘拓立便率军驻扎在这驻地内,稍作休整。

    狼烟仍自滚滚。

    天又明。

    清川县南城墙内外如同人间地狱。有着无数尸首,佘拓立那些人并未清理。

    有城内百姓壮着胆子离开家门,到城门看到这幕,脸色尽是煞白。

    赫连虎率着轻骑终是赶到离这清川县不远之处。

    连夜在雨中奔波,让得军中将士们也是有些疲惫之色,但众人却都是神色匆匆,只是拍马不断向清川县行。

    没有听到炮火声,这反倒是让他们心中觉得不安。

    而他们自然并未想到,他们大军行进的情景,都是落在烽火台处佘拓立那些人的眼中。

    佘拓立佩刀直立,饶有趣味地把玩着从那个百夫长手中缴获的望远镜,笑而不语。

    西夏禁军派来清川驰援的士卒多一个,那西夏禁军大营内的士卒就要少一个。

    眼瞧着赫连虎所率轻骑在蜿蜒官道上渐行渐远,佘拓立回身对着将领们道:“整军!回往龙州城!”

    然后很快,他便率着剩余的两千有余将士离开这烽火台,又向着龙州城方向而去。

    赫连虎率军赶到清川县外,只看到城外狼藉的景象。

    尚且还有尸体漂浮在护城河内。

    城头禁军军旗早已不见踪影。

    赫连虎脸色微怔,止不住重重叹息,“清川县……没了……”

    随即他火速率军进城。

    只没想,才刚过甬道,却是忽有爆炸声起。

    泥土四溅。

    佘拓立在率军离开这清川县之前,竟是还留了一手。

    “将军!”

    “将军!”

    轻骑阵中有将士匆忙呼喊。

    匆匆率先进城的赫连虎旁侧有泥土飞溅,他竟是连人带马被炸飞出去。<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