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1403.元夏之谈(下)
    1403.元夏之谈(下)

    然而瓮正纳听他这般说,脸色仍是没有什么变化,只又道:“这是我朝皇上的意思。”

    拓跋雄深深叹息,放眼看过殿内保持沉默的众臣,走到瓮正纳身旁,低声道:“翁大人能否借步?”

    然后两人竟是无视殿内众臣和李偲凉,向着大殿外走去。

    到殿外,拓跋雄连道:“翁大人,斗胆一问,贵国突然如此……是不是因为宋军拿下邓州、唐州等州?以及贵国韦州之败?”

    瓮正纳深深看着拓跋雄,“皇上的意思,我又怎么的知道。只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吧?”

    “自然,自然。”

    拓跋雄点头,“只是,当初给我国提供军火,可也是贵国提出来的。现在贵国突然要我朝付款,该不是要和我朝划清界限?”

    这话,已经是说得颇为直白了。

    瓮正纳闻言也不再绕弯子,道:“现在的局势拓跋兄你应该是清楚的。我担心,不问你们要这笔钱,最后会便宜了宋国啊!”

    拓跋雄呵呵冷笑,藏在袖中的双手却是不自禁地紧紧握起,“我军好不容易打下中兴府,贵国却想要在这个时候撒手不管么?恕我斗胆,贵国如此行径,该算是过河拆桥好呢?还算是落井下石的好?”

    以他的城府都说出这种话来,可见他心中已是愤怒到何种地步。

    而瓮正纳却并未生气,只是淡淡道:“任你如何说都好,我朝皇上,要的是稳。而现在,咱们看起来并不是宋国对手。”

    “哈哈……”

    拓跋雄猛地瞪眼,沉声道:“所以你们就要打退堂鼓!而且要落井下石!到头来,倒霉的是我们大夏,你们元朝,却连半点代价都不想付出,是么?”

    瓮正纳转头看向空荡荡的前坪,“韦州数万将士的性命,唐州、邓州的将士,不算是代价么?”

    说着,又回头直视拓跋雄,“拓跋大人,该认输的时候就得认输啊……现在我朝西疆和你们大夏接壤的地境内除去西京路外,其余几路都已经没有了兵力。再打下去,你觉得你们大夏能胜么?”

    “可我们都拿下中兴府了!”

    拓跋雄咬牙道:“当初是你们皇帝让我们立国的,我们付出十余万将士代价,好不容易才打下中兴府,你现在跟我说,你们不打了!没有你们的支援,我们大夏岂不是只有被宋国覆灭的份!而我大夏要是灭了,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贵国不能从我大夏借道进攻宋国那么简单了,宋国若是光复西夏,呵呵……他们的大军从这边打进去,你们大元,挡得住么?”

    瓮正纳呼了口气,“这就不是我该去想的事了。我只知道,这是皇上的意思。这钱,你们敢不给?”

    拓跋雄揉了揉眉心,语气忽的柔和许多,“我以为,元帝在传达这个意思时,应该是不知道我军已经拿下中兴府了。翁兄,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若是贵国继续支持我朝,我朝数万大军并非是没有挡下宋军的可能吧?”

    说着,他贴近瓮正纳的耳朵,“不如翁兄先将这情况禀报元帝,再看元帝如何定夺,如何?”

    瓮正纳微微眯起了眼睛。

    拓跋雄又幽幽道:“十万两,就当我欠翁兄这个人情了。”

    瓮正纳轻声道:“拓跋兄你这让我好生为难啊……”

    拓跋雄又道:“十五万两……不然,我大夏左右是个覆灭,那些银两,翁兄你便到阴曹地府来找我要吧……”

    瓮正纳深深看着拓跋雄。

    他当然听得出来拓跋雄的意思,如果元朝要在这个时候下船,那他拓跋雄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横竖是个死,也不在乎得罪元朝。

    也不知道是因为金钱的诱惑,还是出于利益的衡量,最终瓮正纳终是轻轻点头,“那我,便就帮拓跋兄你这个忙。”

    说罢,便向着龙壁下直直走去。

    拓跋雄在后面微微眯起了眼睛,嘴里却喊:“等下自有下人将银两扫到兄台府中,有劳了。”

    然后他便也转身向着大殿里走去。

    到大殿内,拓跋雄的脸色已是极为难看,沉声道:“退朝!”

    说罢便就离开。

    殿内众臣,谁也不知道他和瓮正纳之间的讨价还价最后到底是什么结果。

    而就在这日,也有信鸽落在元中都皇宫内。较之瓮正纳的奏折不知道要早多少。

    这封密信,是法王洛陀亲自传回来的。

    信上只有寥寥数语,大夏军攻下中兴府,女帝被俘,城内大夏军尚余七万余众,宋军离城半日,军不到三万,皇上定夺。

    看过信后的真金,当即又宣了耶律铸、哈尔巴拉等人到御书房觐见。

    待得众人到,他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将信递给哈尔巴拉,道:“这是法王传回来的信,你们都看看。”

    耶律铸等人看过信,脸色也变得和真金差不多。

    如果这封信能够来得早些,那还真是皆大欢喜的事。可惜了,中兴府虽破,但他们大军在韦州却是早被打败了。

    等信又递回到真金面前,真金道:“朕本以为我军在韦州大败后,大夏军必然拿不下中兴府。现在,他们却是将中兴府给拿下了,而且在城内有着两倍多于宋军的兵力。这西夏,咱们是争取还是不争取,你们都说说你们的看法。”

    御书房内良久的沉默。

    耶律铸对着真金拱手,道:“皇上,臣以为大夏军虽然拿下中兴府,且城外只有不到三万宋军,但整体形势其实仍然对大夏颇为不利。毕竟现在我朝西疆已经很难再抽调出将士,大夏国内也没有多余的将士了,而在宋国境内,他们蜀中军区虽抽调不出人来,但就和西夏接壤的祥龙军区中,却还能抽调出不少将士。以宋帝的性格,臣觉得他很可能不会放弃西夏,到时候若是派遣祥龙军区的大军打进西夏,和蜀中禁军合力,大夏军怕是不能挡。我朝,只会又白白多损失许多军火。”

    真金闻言轻轻点头,“你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可就这么罢了,说真的,朕心中颇为不甘啊……”

    为拿下西夏,他们元朝付出的代价已经可谓颇为惨重了。

    这是哈尔巴拉也出了声,“皇上,臣倒是有和耶律铸大人不同的看法。宋祥龙军区毕竟还和咱们大元京兆府路接壤,不可能全军出动,想来宋帝就是将能够抽调的军卒全部派往西夏,他们在西夏的兵力也很难超过大夏军。而有我们军火支持的大夏军,也未必就不能挡下宋军。”

    “而且,我朝还可以从大同府、西京路调军前往中兴府。虽然这有可能让得我朝付出更大的折损,但同时,这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能在西夏境内打败宋军,便能让宋国祥龙、蜀中两个军区名存实亡。到时候,有咱们大元,再有大夏、吐蕃同时对宋国施压,西北边疆再无重兵的宋国,必然手忙脚乱。他们乱了,咱们,也正好可以趁虚而入。”

    耶律铸闻言看向哈尔巴拉,“元帅,你说的虽然不错,可这都是以咱们在西夏能取胜为前提。若是……败了呢?”

    哈尔巴拉道:“纵是败了,也有大夏当马前卒,宋国想要覆灭他们,总得耗费些时间,甚至咱们可以继续支撑大夏,让他们在宋军面前支撑得更久。南疆,已有元屋企率军前往,短时间内宋军必然无法打进,宋国也没有那个实力继续支撑这样的大战。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时间,联合四大藩国,待实力足够时,再和宋国争个高低!”

    真金抿着嘴,左手拍了拍自己右手的手背,“那便依哈尔巴拉的意思办吧!继续支持大夏,让西京路、大同府大军准备出征。”

    “皇上圣明……”

    听他这么说,耶律铸便没有再说什么。只不管是他,还是桑哥,眼中都仍是有着担忧之色。

    面对宋军,他们还没有打过胜仗。心中,实在是没什么底气。<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