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1554.空竹献计
    1554.空竹献计

    待得这些供奉们都汇聚到刘诸温的身边后,坐在林间青石上的刘诸温道:“诸位,城头烽火台便拜托你们了。”

    四个真武境供奉都是拱手。

    有人道:“元帅放心,我们定然不辱使命。”

    其余上元境的供奉们也都是点头。

    他们这些人多数都是后来才加入到武鼎堂的,有的出身于名门正派,也有的出身不那么光彩,或是弃徒,或本来就是下九流。

    但在长沙武鼎堂总部的那段时间,足以让得他们的觉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洞庭不仅仅让他们达成夙愿,或是得到钱财,或是得到藏书阁内秘籍,还让他们尝试到被人尊敬的感觉。

    虽然他们在武鼎堂时很少有机会外出,外出也不便暴露身份,但在武鼎堂内那些年轻供奉,还有守卫们的眼中,他们可以看到尊敬、崇拜的色彩。

    这种色彩无疑是颇具感染力的。

    做坏人或许逍遥自在,但要试试做做好人,或许会发现,做好人的感觉更好。

    而那些在武鼎堂内仍是冥顽不灵的人,也早就被清除掉了。

    其后,刘诸温又将朱海望、张宏范、空竹等人以及各团团长叫到了身边。

    他此行率来足足将近五万轻骑,要拿下蓝田县并非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要悄无声息拿下蓝田。

    一不能让蓝田狼烟起。

    二不能让蓝田有逃兵赶往京兆府报信。

    三不能动静太大,以至于惊动蓝田县周围的那些村镇或是岗哨。

    不管是其中哪点有所差池,他都可能很难再率着大军在京兆府元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兵临京兆府外。

    这当然需要细细谋划。

    纵是刘诸温运筹帷幄,此时也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等朱海望等人也汇聚到刘诸温的身边后,他说道:“诸位,本帅已经和诸位供奉说好,让他们在咱们大军发动进攻时拿下城头烽火台。依着本帅的计策,是咱们大军兵分五路,四路分别抢占这蓝田县的四面城墙,另一路直向府衙。咱们不求将城内元军全部覆灭,但是务必得以最快的速度将城头和府衙拿下,不能给元军开炮的机会。一旦开炮,那咱们的行踪便就暴露了。不知诸位可有什么异议?”

    朱海望、张宏范等人闻言都是微微皱眉。

    要让元军连一炮都打不出来,这困难性当然不低。

    空竹却是若有所思。

    过半晌,朱海望道:“元帅,咱们要不想元军开炮,那是不是唯有趁夜色偷偷爬上城墙才行?”

    刘诸温点头道:“的确如此。是以,各军都需得以特种团的将士们开路才行。先破炮卡,再拿城头。”

    朱海望又道:“可若是元军在城内也布置有掷弹筒该如何是好?”

    这是个问题。

    纵是他们能够以极快的速度拿下城墙,且让城头上一炮不响。但若是元军在城内还有掷弹筒,便绝对不至于连放炮的时间都没有。

    刘诸温心中自是已经有过思量的,闻言道:“这世上难有算无遗策,咱们也只能赌上一赌了。”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蓝田县,还不能引起太大动静。纵是以他的智谋,也很难想出完全的法子来。

    这一仗的条件太过苛刻了。

    不过就算是失败,刘诸温也不过是率领大军折返蓝关而已,不至于会遭遇到什么大的损失。

    而在这时,若有所思的空竹突然说话了,道:“刘帅,末将倒是有其余的法子,或许可以更为轻易地到达京兆府外。”

    “哦?”

    刘诸温些微诧异,看向空竹,“周将军不妨细细说来。”

    他并不知道空竹的底细,和空竹这也才是初次见面,远远算不上熟悉。对空竹也没什么了解。

    此时空竹开口,倒是让他对空竹高看几分。

    空竹拱手说道:“刘帅率军匆匆赶来京兆府路,想来还没有研究过元军在这京兆府路境内的具体布置。据我们的探报,元军中镇守这蓝田县的乃是京兆府路安抚使荣乐勇,不知刘帅可对此人有过了解?”

    刘诸温闻言轻笑道:“军情处给咱们的资料中不就有这荣乐勇的资料么,他出身于平阳府辖内,年少时便随其父荣永旺出征咱们大宋,一门双杰,履历军功。其后其父在随着桑哥攻取钓鱼台时,力战而死。元军撤退,荣乐勇在军中鼎力支持忽必烈登基,且立下不少功劳。这才被得以封为京兆府路的安抚使……”

    说着说着,他的神情也是有些变幻起来,“只其后荣乐勇在这京兆府蹉跎十余年,再未得到任何升迁,好似被元朝廷给遗忘。如果不是邴文轩颇有些手段,以至于元朝始终没有派遣达鲁花赤来这京兆府路主政,怕是他的军权都已经不在。你的意思是……荣乐勇心中定然会对元朝廷有些怨念,咱们不妨试试去招揽他?”

    空竹点头道:“末将正是这样的意思。根据京兆府内的军情处探子传报,荣乐勇这些年在京兆府内渐渐贪图享受,钱财美色来者不拒,末将以为咱们或许可以许以他高官厚禄甚至钱财美人,再向他施压,表明此次我大宋必灭元朝之心,他也许会选择投降。”

    刘诸温闻言却是微微皱眉,“荣乐勇此人既是贪图享乐之辈,皇上怕是不会愿意许他高官厚禄吧?”

    说完自己便是轻笑起来,“倒是我多想了,只待他投降以后,便由不得他了。”

    只他却是还有别的疑虑,紧接着又道:“让他投降倒不是不行,只这其中也有风险,若是他在投降以后再度倒戈,在咱们前往京兆府的时候点燃狼烟,再率军从蓝田追击咱们,咱们怕是得陷入首尾皆敌的尴尬局面。”

    空竹轻轻笑着,贴近了刘诸温的耳朵,“刘帅不妨先派人进城和他商谈,咱们趁机悄悄从这蓝田县周溜过去便是。依末将看,以荣乐勇为人,就算最终不选择投降,也必然会有些意动。哪怕是知道咱们大军偷偷前往京兆府,也不见得就会立刻点燃狼烟报信。而已咱们轻骑的速度,只再需得两日时间便可赶到京兆府……等荣乐勇下定决心,想追赶也来不及。只要咱们再拿下京兆府,他就是想不降都不行了。”

    刘诸温神色仍是凝重,“就担心他会果决的拒绝投降啊……”

    空竹道:“咱们左右都是在赌,何不选择这样省力些的方式呢?”

    若是他的计策能成,那刘诸温率领的这五万轻骑便无需大费周章去攻陷蓝田县,当然要省力许多。

    这话让得刘诸温意动起来,道:“周将军此话说得的确不错,那就且先依着你的意思办。”

    他难免对空竹高看几分。

    以前倒是没听说,这新任的蜀中军区天哭军总都统,还是个这么有谋略的人物。

    说罢,刘诸温眼神扫过众将。

    他在思量该派遣谁去城中招降荣乐勇。

    荣乐勇身为京兆府路安抚使,派去招降他的人自然也需得有些分量才行。不然,荣乐勇就算是有降意,怕也因此而恼怒。

    而且,随便派个人去,荣乐勇怕是都不会相信大宋是真有心要招揽他。

    而空竹看到刘诸温这副神色,又请命道:“若是刘帅信得过末将,那便让末将前去城内招降荣乐勇吧!”

    刘诸温凝重道:“周将军你可要想清楚,此番进城你便是深陷贼窝,若是招揽不成,很可能难以再活着离开蓝田了。”

    空竹微笑着,道:“就算末将真不幸死在城内,军中还有诸位将军们在,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他这话,让得就在他旁侧的天哭军中都统级别将领们都是动容起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