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君小说 > 1844.拒绝求情
    1844.拒绝求情

    虽然此时攻元步伐暂且停下了,但边关毕竟还在对峙。两国大战是迟早的事情,皇上却要将苏帅押回来发落,可见是何等大事。也不知道苏帅是犯了何等滔天的罪过,以皇上的仁厚,再有对苏帅的信任倚重,还有整个苏家的功勋,竟还是让皇上做此决定。

    刘公公心里始终记着规矩,不敢多言。张破虏几经犹豫,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皇上……”

    他们张家和苏家之间还是有些渊源的。确切的说,是两个家族势力之间有些渊源。

    以前张希在是兵部尚书,苏刘义是副军机令,有太多需要打交道的地方。

    这种“渊源关系”,朝廷里多得是。赵洞庭心里门儿清,也从没觉得这种事情能够断绝。

    而且要是这种事情能够断绝,帝皇之术也就不会被称作是“平衡之术”了。

    “不必多言。”

    张破虏才说出两个字,赵洞庭就竖起了手,“拟旨吧……”

    只最终还是没忍住,语气中带了些叹息意味。

    他的确没有预料到苏泉荡竟然会做这种事情。而既然信都已经传到长沙,那想来苏泉荡已经动手有些时日了。

    除非是文天祥拦住苏泉荡还差不多。

    但赵洞庭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苏泉荡的性子他是了解的,内敛、深沉,这样的人也往往倔强。他既然寄信来长沙,那说明决心已定,而且,定然有详细计划。

    张破虏不敢多言,老老实实磨墨拟旨。

    赵洞庭也看不进眼前的奏折,将奏折合上,右手轻轻敲击起书案。

    “苏泉荡若取开封府,老太监要来长沙城啊……”

    现在普天之下让他忌惮的,也就那强悍得过分的老太监了。老而弥坚,真气耗都耗不尽,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还杀伤力巨强悍。

    以前赵洞庭真是想都没有想过的,这世上竟有能敌过武鼎堂数十高手的绝世强者。而老太监,连杀他们的实力都有。

    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他都仍是觉得后怕。单从客观而论的话,赵洞庭不得不承认,哪怕是空千古还活着,也不如这老太监。

    可又该如何对付这老太监呢?

    御书房内很是安静。

    ……

    “皇上,苏大人求见。”

    在张破虏将拟好的圣旨才传去军机内阁没多长时间,门外就响起这样的声音。

    赵洞庭抬起头,对刘公公道:“宣吧!”

    “是。”

    刘公公轻轻答应,向着门口走去。然后领着苏刘义进来。

    “老臣苏刘义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才刚到里屋,苏刘义就猛地跪倒在地上,对着赵洞庭叩首。而实际上,赵洞庭早就许他不必参拜。

    要是以前,赵洞庭肯定会拦着,但这回,没有,只淡淡道:“见着朕的圣旨了?”

    “臣!”

    苏刘义双手再度重重揖在地上,“恳求皇上收回成命!”

    “唉……”

    赵洞庭摇摇头,随即又轻笑,“能让苏爱卿你这般失去方寸的事情可是不多了啊……”

    苏刘义抬头,些微变色。

    赵洞庭又道:“不过你苏家上上下下都早就将苏泉荡当做你的接班人,苏家未来顶梁柱,朕也就懒得和你计较了。”

    他将苏泉荡的那封信扔到苏刘义的面前,道:“你自己先看看,再决定求不求这情吧。”

    苏刘义双手颤抖地打开信,越看,脸色越白。

    等看完,竟是老泪纵横,“孽障……孽障啊……”

    他嘴里说着这两字,没再说其他任何话。

    赵洞庭也不劝,只是静静瞧着。做皇帝做得久了,有些事情也是越看越明白,心态,也渐渐变了。

    等苏刘义哭得差不多了,刚抬头,就看到赵洞庭那双淡然的眼神。

    这让得苏刘义又悄然低下些头去。

    现在皇上可是越来越火眼金睛了。连他数十载尔虞我诈练出来的城府,在皇上面前竟都好似被瞧了个通透似的。

    苏刘义再也不好意思哭下去,再抬头,也只能眼巴巴看着赵洞庭。

    赵洞庭也看着他,道:“苏爱卿平身吧……”

    苏刘义站起身来。

    赵洞庭又道:“现在苏爱卿还打算替自己的侄儿求情吗?”

    苏刘义眼神变幻,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又跪下去,却并不说话。

    赵洞庭摆摆手,道:“命,朕念在以往的情分,还有你苏家劳苦功高的份上不要他的,但以后定是不能在朝中为官了。苏爱卿你趁着还有数年的时间才退休,能培养个接班人出来便尽力再培养个吧,能撑着苏家就算不错。总之在朝为官还是得看本事升迁,若是你苏家运气不错,也说不定能出个比他更适合在朝为官的人。苏泉荡他的性子……罢了,你下去吧……”

    “皇上……”

    苏刘义听着赵洞庭的话,拱手,“苏泉荡犯此大罪,皆是老臣教导无方。老臣愿辞官隐退……”

    “苏爱卿!”

    赵洞庭还不等他说完就猛地站起身来,“他的罪过是他的罪过,跟你并无关系,这样的话莫要再说了。若你非要朕追究你的教导之责,朕会允许你辞官,但也绝不会继续留他苏泉荡在军中为将。这是原则,亦是底线。国事、家事,何轻、何重,苏爱卿你是国之重臣,朕希望你还是为百官做个表率才好。”

    苏刘义脸色再度变得苍白起来,哆嗦着,哽咽,“老臣……叩谢皇恩。”

    他知道,以赵洞庭的性子都说出这种话来,那就说明事情的确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

    其实想想,苏泉荡作出这样的事情,能够保住命就已经不错。真要他继续在军中为将,甚至官任原职,戴罪立功,那是不可能的。

    若皇上这般做,便会失去了威严。以后,军中怕会涌现许多居功自傲,不将皇命放在眼里的将领。

    届时,整个大宋就都乱了。

    “下去吧……”

    赵洞庭又摆摆手。

    苏刘义脑袋在地上叩了几叩,缓缓起身,向着外面退去。

    他心里没什么怨言。只是又熊熊的怒火,还是冲着苏泉荡去的。

    看样子是得挑选个有悟性的后辈好好教导教导了。不过等那小子回来,非得抽死他不可。

    堂堂的元帅之职不好好的坐稳当了,竟然干出这种混账事来,还自己传信向皇上请罪。这算什么?<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