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穿越小说 > 枭门邪妻 > 第一百九十七章:月缺的消息
    一秒~记住【2txt www.2TXT.CC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阎大人,皇上有请!”下朝之后,李公公把阎离拦了下来,语气恭敬和客气。

    如今,阎离是朝堂上的红人,而且她的身份特殊,宫中之人无不对她客气之极。

    “还请李公公带路!”阎离点了点头,对明月说了几句便走了,而这一次,明月则没有上次那样的担心。

    这段日子,他早已见识到了这丫头的应对能力,知道她有能力应付,自己根本就用不着担心。

    “阎离,陪朕下一局吧!”一进入御书房,小皇帝抬头看她,眯眼笑道。

    “你到是有闲情逸致!”阎离挑了挑眉,却是没有拒绝,直接坐了下来,这些日子下来,也不知是这小皇帝有意示意还是其他,对她也一向是友好亲切,态度不像是对待一个臣子,更像是对待一个朋友。

    一段日子下来,两人相处到的确自在了许多。

    “哪有啊,你都不知道,这段日子我有多忙,那些国家来访,要准备的事情很多!”小皇帝叹了口气,有些抱怨的说道。

    阎离抬头看他一眼,没有说话,手下执棋,然后又落下。

    而小皇帝则继续说道:“阎离,你和你家摄政王整日在一起,你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以前这些事情都是他处理的,如今到她,他是什么都不管了,都扔给了我,可把我累坏了!”

    这时,阎离轻笑了一声:“这样不正好吗?”

    阎离的话意味深长,说完,她耸了耸肩,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这小皇帝不是一向就忌惮她家小瑾瑾不会放权吗,如今,他到是在抱怨什么?

    不过是介着向她抱怨的名义,想从她这里试探什么罢了。

    阎离的话让小皇帝愣了一愣,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就像是没有听出阎离话中的意思一样。

    眼神却是在不停的打量着阎离,然后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在对方什么,他根本看不出什么。

    半晌,他笑道:“哪里好了,有摄政王在,我不知要轻松多少,而且,有他在,我做什么事情都能放心!”

    小皇帝说得轻松随意,但在心里却是叹了口气,这些日子自己都在向她试好,拿她当朋友,而阎离这人也没有拒绝他的交好,只是,他感觉,总差了点什么,她对他的态度的确很随意,一点都不像那些人对他的态度,只是,却少了几分朋友间的自然。

    而且,这些天下来,他越发清晰的认识到,自己想让她放弃玉瑾虚投靠他,是越发的没有可能了。

    不过,就算如此,如今他对这人也并没有打击,也许,自己对其示好,是带有几分目的,可又何曾不是有几分真心相交。

    听到这话,阎离看他,想了想还是说道:“可他再怎么厉害,他只是一个摄政王,你才是这龙云的皇帝,真正要撑起龙云的人只能是你,所以,只有你真正的站起来了,龙云才能真正的放心!”

    她这话,可谓是说得很明白,明明确确的就在告诉他,玉瑾虚没这意思,若是他有点脑子,便能想明白,玉瑾虚现在这样做的理由。

    阎离知道,玉瑾虚对这皇位是根本没有任何意思,只想等这小皇帝成长起来,就能彻底的把龙云交给对方,所以,她知道,他对这小皇帝没有敌意,甚至是在培养对方的能力,因此,阎离对这小皇帝也不反感,自己才能与他这么和平相处。

    不过,她还是希望,这小皇帝能早点看清楚她家小瑾瑾的意思,别整天把她家小瑾瑾当做敌人对待。

    小皇帝听到这句话是彻底的愣住了,其实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听到,在摄政王玉瑾虚那里他也听过很多次。

    玉瑾虚比他大不了多少,但在他面前,却永远的比自己出色比自己强,而他当皇帝以前,那人对自己也有很严格,没有给他这个皇帝一点面子,自己在他面前也一向是小心翼翼的。

    而这句话,玉瑾虚曾也说过,他虽然明白这道理,可对于玉瑾虚说出这句话来却抱有很大的怀疑!

    以那人如今的权势,整个龙云都掌握在那人的手里,就算自己想做什么也要有这权力才行,而到时候,玉瑾虚舍得放手吗?

    若是他不放手,自己又如何争得过他,所以,他认为对方那句话,不过是说给他听听罢了。

    可如今,从阎离嘴里听到这句话给他的感觉又不一样,而且,她这话是她自己所想,还是玉瑾虚所想!

    他陷入了沉思当中,神色不断的变化,正想要开口问阎离什么,这时,阎离的轻笑声却是响起:“你又输了,看来你的棋艺真的需要好好练练了!”

    小皇帝这才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是再次输了,就已经是他第二次输给了阎离,虽然两次他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可结果还是让他有些难为情。

    而这时,阎离已经站起了身:“臣还有事,便先走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阎离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小皇帝有些无奈的把眼神从棋局上收了回来,再次细想着阎离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才突然想起,此次,叫阎离来是别的事情要商量,如今到好,自己的心思完全被她给拉偏,就连叫她来的目的也给忘了。

    阎离出宫的时候,在皇宫门口遇见了一个人,那人带着几分熟悉,而且显然也是看到了她,在看到她后,对方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了敌意。

    而这时,阎离也记来对方是谁,那雪岭国的大公主,此次想要与龙云联姻的对象。

    这一次,雪岭国的皇帝带着他的大公主亲自来访,昨日龙云已经接待了对方,而阎离并未出现,直到今日才见到了对方。

    见对方一脸敌意的看着她,阎离的笑却是带着三分痞意,完全无视了对方,抬步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雪岭的大公主一怒,快步走向了阎离:“你给我站住!”

    “有事?”阎离挑眉,语气漫不经心。

    然而大公主却是愣住了,见到阎离这个人,自己的心中的敌意便浮了上来,可如今对方这么一问,她又反应过来,自己还真没有拦住对方的理由。

    她抿着嘴,半晌才吐出一句:“你身为一个臣子,见到本公主却不行礼,这就是你们龙云的礼数!”

    “哈哈,这真是本尚书听到的一个笑话,你又不是我龙云的公主,我何需行礼,大公主,您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认不清自己的身份!”阎离笑着,语气嘲讽,看着对方的眼神更是有些古怪。

    这大公主的身份在他们雪岭的确是尊贵的很,不过放在龙云真不算什么,毕竟,雪岭与龙云的地位天差地别。

    况且,别说她是说雪岭的公主,就算是她是这龙云的公主,也还真没资格让她行礼!

    “你”大公主怒,随后想起了什么似的,阴冷笑道“你别嚣张,就现在看不起我,可将来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她知道,以她现在的身份,在龙云还真的比不上这阎离,不过,这只是暂时,等到时候,她坐上了那个位置,这阎离还不是只能对她点头哈腰。

    想到这,她脸上笑容大大的上扬,看着阎离的眼神也不屑了一起,现在,她也不屑找阎离的麻烦啊。

    “是吗,那本姑等着那一天!”阎离的语气还是那样的漫不经心,显然是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眼里。

    对方指什么,她自然清楚,不就是想着,等她成为了这龙云的皇后,就比自己高一等了吗。

    对此,阎离只有冷笑,不说对方想的根本就没有可有,就算真让她成了,自己也不会把其放在眼里。

    更何况,以玉瑾虚的身份,有他在,她根本就不用怕,就算她自己,也从来都没把那小皇帝放在眼里,他的皇后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这女人,是真想多了。

    阎离抬步往外走去,不过,刚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转身回头说道:“对了,你本就长得就丑了,再加上笑成这样,就别出来吓人了,由其是别站在我面前,本姑娘一向是个爱美之人,你这样站在我面前,是会影响我心情的,我心情不好了,脾气也就不好了,做出什么事来,你也别怪我!”

    说着,她大步离开,那大公主一怔,很快反应过来,这阎离这是在骂她丑了,于是,她跺了跺脚,一脸愤恨的看着对方。

    “怎么回事!”这时,一道沉冷威严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让大公主一惊,连忙转身行礼:“父皇,儿臣遇风一个熟人,把您忘了,儿臣有罪!”今日,她是与父皇一起来拜访这龙云的皇帝,可刚刚见到阎离,也让她一时激动,竟把父皇给忘到了一边。

    雪岭国的皇帝到是没有怪她,而是皱眉:“你与她有过节?”

    刚刚两人气场的不和,他自然看得出来,而对方,看着在龙云似乎是有点地位,想到这,他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这个女儿的目光有些不赞同。

    而接触到这一目光的大公主却是一惊,知道父皇是有些生气,想了想,她低头沉声说道:“你亲,不是儿臣有她有过节,而是,我们雪岭与那个人有过节!”

    一听这话,雪岭的皇帝眼神便是一沉,对方不过一个龙云的臣子,与他们有什么过节,这个女儿,现在是连他也骗了吗?

    一看他这副表情,大公主便知他是误会了,于是便把阎离的事情说了一遍,完了还说道:“就是这人坏了我们的计划,导至我们损失了那么多!”

    雪岭皇帝一听,看着阎离离开的目光,目光也沉了下来,带着一丝冷意,原来上次那人就是刚刚那个女子?

    若这样的话,那人的确与雪岭有过节,而且,他没想到,随便遇到一个人,对方还有如此身份,与这龙云的摄政王关系竟是这样不浅。

    想到这,他看向大公主,也难怪她这女儿对对方敌意那样,从这次回去后,对方就对那玉瑾虚念念不忘,想来是心有不甘!

    他开口说道:“与那人之间的恩怨先放下,如今,不宜与对方为敌!”

    他们此次来是有目的,而那女人与那玉瑾虚的关系,现在绝对不能动对方。

    “是!”大公主点了点头,她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是却是有些不甘。

    而这时,雪岭的皇帝却是警告她:“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别忘了,此次你来的目的是与那小皇帝联亲!”

    大公主心一紧,低下了头:“是!”

    对于父皇的命令她从不敢不听,如今听从了命运,此次,只是因为见到了阎离,所以才心有不甘,但她还真不敢对这父皇说什么。

    见她这样,雪岭皇帝满意的笑了,然后与她一起向皇宫走去。

    而阎离,早就把这两人给抛在了脑后,离开皇宫后,坐马车去了摄政王府。

    “小瑾瑾,有没有什么吃的,我好饿了!”阎离大叫道,一边叫着一边走进了玉瑾虚的院子中,然后挑了挑眉:“月缺,你也在啊!”

    从上次他们三人商量过怎么对付玉瑾虚的寒毒之后,这人消失了有段时间,阎离许义没见对方了,所以有些意外!

    “是啊,来找你家这位谈点事情!”月缺点了点头,随后笑道:“告诉你个好消息,那东西找到了!”

    “真的?”阎离眼神一亮,兴奋了起来,上一次,月缺便说过还需要准备一种有护住了小瑾瑾心脉的药草,如今对方说找到了,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都可以行动了。

    “当然,这可是耗费了我不少精力!”月缺点了点头,而阎离则兴奋了叫了起来,冲他感谢:“谢谢你了,月缺,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提,我能帮到的一定帮!”

    阎离本想给对方一个熊抱,表示她的开心与激动,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不过从她的语气有中,还是能感受到她此刻的情绪!

    ------题外话------

    晚安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WAP.2TXT.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